二月 6, 2016

祝大家新年快樂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今年是非常不平靜的一年.  地震帶來今年的底前的災害是非常驚人的.  希望大家平安,也為臺南祝福希望不會再有任何災害.  天氣異常也讓大家來不及反應.  很多蜂友,農友和魚友都受害.  也希望大家可以祝福他們早日回復以往的繁榮.   也感謝對我們這幾年的支持.  我們新年的開工時間是初四.  如有需要聯絡我們的話.

祝大家蜂蜂日上!

 

蜂和木敬上

二月 3, 2016

寒害蜜蜂死光 蜂蜜恐上漲三成!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最近天氣寒冷,南投集集的蜜蜂也受不了寒害紛紛冷死,有蜂農養了百萬隻,超過說有三分之二的蜜蜂命喪黃泉,本來三月可以採收的荔枝蜜,現在看來也希望渺茫,農民損失上百萬,蜂蜜產量減少,今年的價錢恐怕會漲至少3成。

在蜂巢上蓋上棉被再放上報紙,蜂農小心呵護,要幫蜜蜂保暖,因為寒流來,蜜蜂死了一大半,密密麻麻的蜜蜂屍體,蜂農估計這個冬天,被冷死的蜜蜂,就有60萬隻,蜂農說只要氣溫低於10度,蜜蜂就可能小命不保,南投農業處也說連續寒流讓全台蜜蜂都死傷慘重,數量無法估計,原

本三月能採收的荔枝蜜,往年可以有4千斤產量,現在蜜蜂數量驟減,蜂蜜產量至少掉了3成,價格勢必飆升,今年想吃蜂蜜,得多掏銀子了。

https://youtu.be/mGGpjt_ii3g

一月 19, 2016

四環黴素殘留期達一個月,進口蜂蜜較有風險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五十嵐自主送驗荔枝蜜,發現含有不得檢出的四環黴素,雖然證實來源是泰國,不過早期藥檢還不嚴格時,許多本土蜂農也用過四環黴素,十幾年前才在農政單位輔導 下逐漸淘汰,但近年不少蜂農和蜜商到泰國、越南直接養蜂或收購,價格僅台灣一半,再摻入本土蜂蜜魚目混珠,但用藥管控相對落後,增加抗生素、農藥殘留的風 險。

110

四環黴素是一種古老的抗生素,除了用在醫療,也是合法的動物用藥,目前核准使用在牛、豬、綿羊、家禽,以及魚、蝦,但因為對於蜜蜂病害「美洲幼蟲病」有不錯療效,早期執法不嚴格時,經常被蜂農違法使用。

美 洲幼蟲病是台灣最嚴重的蜜蜂幼蟲病害,常見於初春或初秋,一旦爆發,可能在箱內大蔓延,整箱蜂群全軍覆沒,長期研究蜜蜂生態的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 系教授陳裕文解釋,美洲幼蟲病是全世界都有的病害,早期蜂農會將四環黴素加在糖水裡餵食蜜蜂,但這些蜜蜂所採下來的蜜會殘留抗生素,至少要一個月後才能完 全消退,因此不建議蜂農使用。

目前美國可以合法使用四環黴素,陳裕文曾投入相關研究,希望讓四環黴素在嚴格管控下成為合法用藥,不過因為蜜蜂市場太小,找不到藥商願意做毒理試驗,而且抗生素只能暫時抑制病害,無法根除,後來農政單位輔導、取締雙管齊下,蜂農才改以多清潔、換巢片等方式防治。

南投中寮蜂農許文煙說,抗生素的檢驗反應靈敏度高,而且蜂農交給大盤收購時都要簽切結書,若被驗出抗生素必須賠償損失,已經很久沒聽到農民使用了,多半是用蒜泥、檸檬水等防治資材,若罹病則會換新的巢片,隔離病蜂,嚴重時整巢燒掉。

南投魚池王姓蜂農表示,美洲幼蟲病不是台灣主要病害,只要勤清潔就好,身邊沒人用抗生素,反而是蜂蟹蟎比較嚴重,需用合法農藥福化利防治。

陳裕文指出,目前台灣蜂種主流和全世界一樣,都是義大利蜂,另有少數台灣土蜂,抗病性很好,不會感染美洲幼蟲病,完全不需抗生素,但因產蜜量少、不好養,價格高,目前較少人養。

許文煙也說,本土蜂對農藥比較敏感,而且若蜜源植物不多,會自己離巢,因此雖然抗病性好,但沒有商業化大規模飼養,多半是農民自己在山區兼著養。

一月 19, 2016

蜜蜂消失,政府消極,民間批:「等蜜蜂死掉就來不及了」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全世界為了蜜蜂消失找對策,歐盟率先禁止四種對蜜蜂有害的農藥,台灣去年修訂「農藥理化性及毒理試驗準則」時,本要求部分農藥增列對蜜蜂幼蟲急性毒,以及成蟲慢性毒的實驗,卻疑因廠商反彈作罷;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澄清,未增列是因國際上還沒有檢驗慢性毒的標準方法,若有證據和方法會考慮修訂;但許多人認為,等到蜜蜂消失就太晚了,政府應防範未然、主動評估。

欠缺試驗方法,農藥上市無蜜蜂慢性毒評估

1506982_773838115977102_1848035989_n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發現,益達胺會讓蜜蜂迷航,找不到回家的路(攝影/林慧貞)

2006年北美、歐洲陸續傳出蜜蜂離奇消失,採蜜的工蜂「客死異鄉」,蜂巢裡只剩蜂后和未成熟的幼蜂,稱為蜜蜂族群崩潰症(CCD)。由於全球有三分之一農作物靠蜜蜂授粉,蜂群大量消失讓各國緊張不已,有不少科學家懷疑,禍首是近年普遍使用的類尼古丁農藥。

人們長期用致死劑量衡量農藥毒性,但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實驗發現,蜜蜂接觸殺蟲劑益達胺後,回巢時間變長、「迷航」客死異鄉,更有蜜蜂忘記怎麼採蜜;國際上也有越來越多證據顯示,急毒性低的類尼古丁農藥不會直接殺死蜜蜂,卻傷害神經系統,讓牠們找不到回家的路,間接使族群崩潰。

對環境一向要求嚴格的歐盟,去年率先開第一槍,頒布兩年禁令,禁止可尼丁(clothianidin)、益達胺(imidacloprid)、賽速安(thiamethoxam)等三種類尼古丁農藥,以及殺蟲劑芬普尼。

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也不落人後,原本農藥上市只要評估蜜蜂急性毒,去年修訂「農藥理化性及毒理試驗準則」時,參考歐盟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OECD)的試驗指引,要求有機化學、無機鹽類製劑農藥,新增對蜜蜂幼蟲急性毒,以及成蟲慢性毒實驗,但實施時間另行公告。

學界、民間原本對這項修正充滿期待,未料去年10月15日在網站預告修正後,收到農藥業者反彈意見,防檢局疑似因此縮手,11月8日正式定案的版本,絲毫不見慢性毒、幼蟲測試。

對此,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證實,預告期間收到不少農藥商反彈聲浪,甚至有國外主管直接來台反映意見,但並非因此讓步,主因是國際對農藥慢性毒尚在研究階段,還沒有共識,也沒有任何標準試驗方法,預告的版本雖是考量國際趨勢,但在整體配套措施還沒健全前,不宜貿然入法。

相對於歐盟主張,廠商必須證明農藥對蜜蜂無害才能使用,英國、美國及大多數國家認為,必須證明農藥有害才能禁用;但歐盟內部對於禁用農藥也有不同意見,投票時未達多數,因此只能頒佈兩年的暫時禁令,屆時再觀察,禁用農藥區的CCD現象是否減緩。

7563_774231945937719_1751540402_n受病毒感染的成蜂只能爬行,腹部因體毛脫落呈黑色油亮狀(圖:苗栗區農改場提供)

農政機關推測,台灣蜜蜂死於蜂蟹蟎和農藥急性中毒

不過台灣到底有沒有CCD,目前仍眾說紛紜;去年,宜蘭某位養蜂超過60年的蜂農,蜜蜂驟減九成以上,解剖後發現是農藥中毒。但馮海東和苗栗區農業改良場蠶蜂課課長盧美君都認為,台灣蜜蜂消失並非CCD,而是受到蜂蟹蟎、農藥急性中毒影響。

蜂蟹蟎是一種蜜蜂寄生蟲,會讓蜜蜂發育不全,體質衰弱,還會成為其它病毒傳染媒介,苗改場統計,臺灣蜂場蜜蜂病毒總潛伏率高達50%以上 ,而且傳染極快,整個蜂巢三天內就可能死一半,蜂農多用農藥福化利防治,但近年蜂蟹蟎已漸漸出現抗藥性。

此外,盧美君說,蜜蜂是一種「看天吃飯」的生物,飛行範圍超過100公里,水田裡的水,荔枝、龍眼上的農藥,都可能是蜜蜂中毒的原因,只能宣導農民盡量在蜜蜂回巢後再用藥,3月到5月採蜜期時少用藥,或改噴毒性較低的藥。

政府研究慢吞吞,民間批:「等蜜蜂死掉就來不及了」

然而,農政機關認為台灣沒有CCD,無法完全參考國外農藥規定,對本土蜜蜂消失的研究與因應措施卻又十分消極。

馮海東表示,現行農藥試驗已納入人、魚、鳥、授粉昆蟲的相關測試;部分對蜜蜂影響較大的農藥也會特別加註警語,但無法強制規範農民使用範圍、時間,只能勸說農民噴藥時告知周遭蜂農;至於CCD研究,「國內沒有這個現象,目前沒有特別的因應措施。」

對防檢局的說法,許多人批評太消極,「台灣蜜蜂死亡是事實,等到死光就來不及了!」全世界都在研究蜜蜂消失原因,台灣起步太慢,不能等到證明有CCD才開始作為,應該評估風險,防範未然。

楊恩誠則認為,關鍵在合理用藥,不一定要直接立法禁止,有些國家就規定,蜜蜂採蜜期,某些地點不能用特定農藥;只是台灣地狹人稠,要界定用藥範圍非常困難,必須投入更多研究,找出適合我國農業型態的對應方法。

一月 19, 2016

偵測蜜蜂吃農藥「迷航」,台大首創刺青技術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人類刺青不是新聞,但為不到一公分的蜜蜂刺青可就是高難度技術了,全世界第一隻有刺青的蜜蜂就在台灣!

近年全球為了蜜蜂離奇消失苦惱,許多科學家認為元兇是農藥,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為了研究兩者關聯,首創蜜蜂「刺青」技術,結合軍方常見的紅外線與網路傳輸系統,追蹤被餵食農藥益達胺的蜜蜂,發現他們竟然「迷航」,找不到回家的路,連怎麼攝食糖水都不會,打破以往用致死劑量衡量農藥毒性的思考。

工蜂接觸農藥,找不到回家的路

蜜蜂是人類的好夥伴,全世界有三分之一農作物靠牠授粉,單是美國,一年靠蜜蜂授粉的產值就超過150億美元,但2006年起,北美、歐洲陸續傳出蜜蜂離奇消失,恐引發糧食危機,全球震驚之餘,多位科學家研究指出,蜜蜂長期接觸類農藥後,出現行為異常、甚至找不到回家的路,可能是這波蜜蜂族群崩潰症(CCD)的主因,公共電視也以此為題,製作紀錄片《蜂狂》。

CCD的典型現象是攜蜜的工蜂失蹤,巢內僅剩蜂后和未成熟的幼蜂,整個族群系統失調崩潰,台灣雖未有典型CCD現象,但近幾年也傳出蜜蜂大量死亡案例。

為解開謎團,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四年前開始《非致死劑量益達胺影響蜜蜂工蜂嗅覺行為》研究,在台大安康農場設置30個蜂箱,餵食蜜蜂10億分之10~50濃度的農藥益達胺,結果蜜蜂竟「迷航」,原先往返餵食器和巢箱的時間只要5分鐘,吃了50ppb益達胺的蜜蜂,有15%往返時間變長;濃度增加到600ppb,34%的蜜蜂就找不到回家的路了;甚至有蜜蜂連聞到糖水,都「忘記」將口器伸出的本能。

益達胺是一種新興的尼古丁菸鹼類農藥,屬於內吸性農藥,通常被農民拿來浸泡種子,或直接噴灑在土壤,因此整株植物都會吸收,可有效防治害蟲,近幾年在市場崛起,但包括楊恩誠在內的實驗,國際上有不少研究證實,益達胺會讓蜂群變笨,失去方向感、溝通能力,和其他兩種類尼古丁農藥,並列歐盟禁用名單。

楊恩誠更擔憂地說,就算工蜂採集有農藥的花粉後沒有死亡,攜回的花粉,仍可能影響族群內較脆弱的幼蜂,「以往人們都用致死劑量思考農藥的毒性,但越來越多科學證據顯示,被認為低毒性的農藥,雖不會直接殺死蜜蜂,但對蜜蜂族群會有長期影響。」

1526143_773838912643689_11420175_n每個蜂箱都配備計數蟲道電路系統,透過無線網路及電信傳輸送回後端電腦分析資料

全球首創刺青追蜂

為了紀錄飛行資料,研究團隊化身刺青師,先將蜜蜂凍昏,再幫他們「除毛」,利用機器刺上不同編號,成為全球第一個「有刺青的蜜蜂」。

去年台大生物產業機電工程系教授江昭皚獨步全球,開發果實蠅監測系統,躍上BBC版面,這次楊恩誠也和江昭皚「異系結合」,利用類似原理,在蜂箱出入口設置紅外線通道計數器,只要蜜蜂一越家門,紅外線就會自動感應,利用無線網路傳送到後端閘道器,再透過一般手機的電信系統,傳回後端電腦儲存分析,同時比對環境參數觀察蜜蜂習性。

有趣的是,研究團隊發現,蜜蜂在下雨天時和人們一樣懶得出門,溫度低時也喜歡窩在家裡;這套系統在軍方很常見,卻是全球首次運用於昆蟲研究上,可作為觀察CCD現象的重要依據。

1464599_773840425976871_2118952538_n紅外線感應蜜蜂進出,透過無線網路及電信傳輸,送回後端電腦分析資料(圖:台大江昭皚教授團隊提供)

近九成花粉驗出農藥

除了農藥的慢性影響,急性中毒也是台灣蜜蜂一大危機,宜蘭某位經營超過60年的蜂農,去年蜜蜂驟減九成以上、死掉三百多萬隻,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主任陳裕文解剖發現,蜜蜂中腸殘存的花粉含有農藥,推測應是農藥中毒死亡。

2012年農委會動植物防疫檢疫局資助的研究案中,陳裕文蒐集全台41件花粉,僅有5件未檢出農藥,南投鹿谷鄉的花粉甚至一次檢出14種農藥;其中農民用來防治蜜蜂「蜂蟹蟎」病毒的農藥福化利,檢出率最高,達65.9%,殺蟲劑陶斯松61.0%,排行第二,顯見汙染不只來自外部農藥,蜂農在巢片中噴灑的福化利,也可能讓蜜蜂中毒。

不過陳裕文表示,蜂蜜是水溶性,農藥則偏油性,且這些農藥的劑量不高,不致殘留在蜂蜜。

雖然農藥和蜜蜂消失的關聯性極高,但並非單一因素,陳裕文說,氣候變遷、蜂蟹蟎肆虐,加上農藥讓蜜蜂體質變弱,加乘起來才讓蜜蜂驟減,且台灣不像國外用直升機大面積播種、噴灑農藥,蜜蜂中毒型態為何,尚待進一步研究。

一月 19, 2016

全球首次證實 1ppb農藥 讓蜜蜂幼蟲腦崩壞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為解蜜蜂消失之謎,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不只做出全球第一隻「刺青蜜蜂」,現更證實只要1ppb(微克/公升,十億分之一的濃度)的農藥益達胺,就對蜜蜂造成影響,「只是幼蟲時看不出來,但羽化後記憶力、學習力崩壞」,且殘留於蜜蜂食物與蜂巢中的益達胺還會禍延「蜂」孫。

黃腰身搭配嗡嗡聲,反覆穿梭在蜂巢和花叢中的蜜蜂,正忙不停地採摘花蜜和花粉,這樣生存、繁衍的模式,已維持一億多年。然而近年來卻因農藥的使用,讓蜜蜂在採蜜的日常中,增添許多變數。

有的蜜蜂嗅覺變得遲鈍、找不到可以利用的花叢,有的迷途忘返、客死異鄉,有的則是學習能力變差,無法順利完成採蜜工作,讓整個蜂巢逐漸土崩瓦解。

雖然各國的研究者將問題矛頭指向類尼古丁農藥(neonicotinoids),其中最有名的便是益達胺(imidacloprid)。然而台灣大學最新的研究更指出,即便幼蟲攝取的益達胺量未能致死,但其成長的蜜蜂學習、記憶能力已受影響。

1506982_773838115977102_1848035989_n台大昆蟲系教授楊恩誠發現,益達胺會讓蜜蜂迷航,找不到回家的路(攝影/林慧貞)

1ppb的益達胺,就能危害蜜蜂下一代

台大學昆蟲系教授楊恩誠和研究生彭繹栴,於本月13日在國際頂尖期刊《Nature》的子期刊Scientific Reports上發表研究,證實「即使益達胺只有1ppb這麼少的劑量,都能影響蜜蜂的神經發育。」

楊恩誠解釋,蜜蜂幼蟲的腦部相對簡單,因此實驗是以餵食益達胺給幼蟲後,待幼蟲羽化成蟲再進行解剖,發現其腦部掌管記憶和學習能力的「蕈狀體(mushroom body)」出現異常。

「你看在蕈狀體旁邊,有很多螢光綠的地方,這裡就是『突觸』,」楊恩誠解釋,突觸是神經和神經連結的地方,用以傳遞從複眼、觸角接收到的訊號,這些訊息會再進入蕈狀體中運作,成為蜜蜂記憶的一部分。

insect_brain_section_labelled

然而從解剖後的3D掃描圖影像中可看出,正常發育的蜜蜂和中益達胺毒的蜜蜂,突觸密度明顯不同。

也就是說,益達胺會影響蜜蜂腦中的突觸數量,因此即便有嗅覺、感知能力,但他們的學習力、記憶力已降低,且這種「變笨」的情形也無法透過後天努力彌補。

「在幼蟲身上進行藥劑處理,羽化後解剖觀察腦內神經元變化的研究,目前全世界還沒有人做。」楊恩誠說,所以除了攝食沾有益達胺的花粉、花蜜外,若工蜂將益達胺帶入蜂巢中,便能在蜂巢中殘留,進一步影響蜂群發展。

美將針對類尼古丁農藥進行評估

目前國際上僅歐美對益達胺採取較嚴格的管控態度,但美國環境保護局(EPA)在本月6日發表的「對蜜蜂有潛在危險的4種農藥初步評估」中,首度承認當益達胺超過25ppb時,便會對蜜蜂族群數量造成影響。

該報告也指出,去(2015)年EPA已禁止在作物開花期、蜜蜂授粉期使用類尼古丁農藥,並於年底前完成可尼丁(clothianidin)、賽速安(thiamethoxam)、達特南(dinotefuran)等類尼古丁農藥的初步風險評估。

楊恩誠說,這些農藥因化學結構和尼古丁相似,而被歸類為「類尼古丁農藥」,也是因為這樣的化學結構,會嚴重影響蜜蜂的神經傳導,導致蜜蜂「興奮而死」。

他解釋,動物接受到外界刺激時,會透過神經細胞將訊息傳遞回腦部,但神經細胞和另一個神經細胞要傳遞時,必須藉由釋放神經傳導物質讓傳遞的「通道」打開;正常情況下,傳遞完畢通道後便會關閉。

但當類尼古丁農藥進入蜜蜂體內時,因化學結構關係導致通道維持暢通狀態,讓神經細胞外的鈉離子持續進入,造成神經細胞不斷接受刺激、產生一直興奮的效果,最終導致死亡。

不過楊恩誠也說,「美國承認25ppb會有影響,但研究已經證明只要1ppb,就能對幼蟲有影響。」目前除行為、幼蟲外,益達胺對蜜蜂其他生理系統的影響都是後續研究重點。

15063655551_91ac9c2bed_b

一月 12, 2016

打造超級蜜蜂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科學家最終發現這種疾病與一種前所未聞的病毒有關。但是研究結果來得太遲,已經無法挽救英國原生的深棕色蜜蜂。存活下來的蜂箱裡幾乎全部都是混種蜜蜂,牠們是當地雄蜂與外來種的蜂后交配繁衍出來的後代。這些混種蜜蜂顯然特別旺盛的生命力,讓亞當弟兄開始想培育一種能對抗疾病的蜜蜂。

1950年,準備了多年的他終於有了機會。他開著修道院的一輛老爺車,在接下來的37年間走遍歐洲、中東和非洲,蒐集了超過1500隻蜂后:土耳其北部生性勤勞的蜜蜂、克里特島上種類極度多樣的蜜蜂、撒哈拉沙漠綠洲中與世隔絕的蜜蜂、摩洛哥的深黑色蜜蜂、尼羅河流域體型微小的橘色蜜蜂、吉力馬札羅山區據說性格很溫和的蜜蜂。他把這個來自異國的蜂群帶到一座位於泥炭沼澤中的研究站,遠離其他那些帶有缺陷基因的蜜蜂。他在原始的荒地獨自進行無數次的育種測試之後,培育出了巴克法斯特蜂――牠很快就被冠上了「超級蜜蜂」的稱號。這種蜜蜂呈棕褐色,十分健壯,不輕易刺螫其他動物,生產力非常高,而且還能抵抗當時已被稱為「蜜蜂壁虱病」的那種怪病。到了1980年代,巴克法斯特蜂已經在世界各地銷售了。蜜蜂育種者非常少,亞當弟兄更是成了少數中的少數:他是養蜂界的名人。

然而,蜜蜂又再次遭到攻擊。一種名叫蜜蜂蟹蟎的亞洲蟎蟲大舉入侵歐洲與美洲。「只有天生遺傳到完全抵抗力的品種或品系,」亞當弟兄在1991年宣告,「才是這個威脅的終極解決方案。」然而研究工作還沒能開始,巴克法斯特修道院的院長就因為堅信亞當弟兄與日俱增的名氣與他的神職工作相衝突,而令他卸下養蜂工作。他於1996年抱憾而終。「修道院中一直沒有人完全取代他的地位,」兩年前重新開始巴克法斯特修道院傳奇養蜂事業的克萊兒.丹斯利說。

與此同時,養蜂業的狀況持續惡化。2007年,會造成整個蜂群迅速慘死的「蜂群衰竭失調」突然在歐洲與美洲大量出現。新聞報導把這個現象稱為「對全球農業的威脅」和一場「地球的空前災難」。這些標題不是危言聳聽:大多透過蜜蜂進行的昆蟲授粉行為,對世界上三分之一的食物供給至關重要。

蜜蜂研究人員(很多是受到亞當弟兄啟發)為了了解蜂群衰竭現象加緊研究。多數研究人員推斷,此一現象並非如他們起初所想那樣由單一因素引發,而是害蟲、病原體、棲地流失及有毒化學藥劑加總起來的致命後果;蜜蜂蟹蟎是其中一個重要因素。今日,多數的大型養蜂場都使用殺蟲劑來消滅蟎蟲――這充其量只是權宜之計。為了避免使用化學藥劑,有些蜜蜂研究人員開始重拾亞當弟兄的做法,培育第二代超級蜜蜂。不過這次他們使用的是包括基因改造在內的現代科學工具。有些人則鼓吹完全相反的做法,甚至比亞當弟兄的方法還要天然。不用化學藥劑、不做人為操控――讓蜜蜂自行演化!

蜜蜂是超生物體。蜜蜂具備集體心智。蜜蜂擁有語言網絡:在人類以外,蜜蜂是極少數會利用符號溝通的動物之一,能透過舞蹈來告訴同伴哪邊有食物。養蜂人會用這些特色形容蜜蜂,但也承認這些詞語無法完整地描述這種複雜而迷人的生物,和牠們極度組織化的群落。一個蜂巢裡的蜜蜂最多可達8萬隻,宛如一座人類的小城市。

這些勤勞的動物――科學家稱牠們為Apis mellifera――會一邊飛行、一邊發出嗡嗡聲,在花間尋找含糖的分泌物,也就是一滴滴花蜜。蜜蜂將花蜜咕嚕咕嚕地吸啜到「蜜囊」中,蜜囊會把糖分解。回到蜂巢後,牠們反芻分解後的黏液,並且用翅膀搧風,讓水分蒸發。最後剩下來那甜甜的膠狀物就是蜂蜜,它會被儲存起來作為冬天的食物,或者被人類偷走。生態學者伯恩.韓瑞希估計過,0.5公斤的苜蓿蜜「相當於從大約870萬朵目蓿花採集而來的食物。」

看著蜜蜂專心地幹活採蜜,很難相信牠們是在不知不覺中扮演了在自然界中最重要的角色:傳播花粉。花粉實際上是植物的雄性部位;它能將DNA轉移到花朵中的雌性部位,這是繁殖過程中不可或缺的步驟。植物可藉由風或動物(通常是昆蟲)來傳播花粉。蜜蜂在花朵中尋找花蜜時,花粉粒會沾黏在牠毛茸茸的身體上。當牠造訪其他的花朵時,會有些許花粉粒掉落,讓植物受精。

直到拜訪了亞當.諾維特之後,我才明白這一切是如何運作的。諾維特是美國麻薩諸塞州諾斯安普頓的養蜂人,在城裡小小的自家後院養蜂。他經營純手工、在地產銷的養蜂事業――「我說話時常常一不小心就會聽起來像《波特蘭迪亞》中的臨時演員,」他說。那是一部調侃文青的電視影集。他銷售的每一罐「諾斯安普頓蜂蜜」上都貼有產地的郵遞區號標籤。諾維特苦等了兩年,才得到搶手的巴克法斯特蜂后。為了證明牠們生性溫和,他沒戴上手套和面罩就掀開了蜂箱上蓋。一陣融合了蜂蠟、蜂蜜和木頭的穀倉大院味道飄入空氣中。蜂巢上的蜜蜂跌跌撞撞地在彼此身上爬來爬去,就像托嬰中心裡的小孩。

諾維特的蜜蜂中,有一些身上滿布著淡紅色、針頭大小的圓點:蜜蜂蟹蟎。這些蟎蟲像壁蝨或水蛭那樣吸附著宿主,喝乾宿主體內類似於血液的血淋巴,導致牠們的免疫系統衰弱。蜂箱裡的環境熱氣蒸騰、相當溫暖,蜜蜂之間接觸頻繁,是最適合蜜蜂病原體生長的環境,就和托嬰中心最適合人類病原體是一樣的。「蟎蟲是開路先鋒;剩下的就交給細菌、真菌或病毒,」諾維特說。他彈一下手指。

「咻!――蜂群就衰竭了。」他告訴我,在蜜蜂蟹蟎出現之前,養蜂主要就是擁(有蜜)蜂――「大部分的時間,牠們都不太需要照顧。」自從蟎蟲出現後,「牠們就真的需要養了。」他說,養蜂其實應該要叫作「蟎蟲管理」才對。

多數遇到蟲害問題的農夫會藉助化學藥劑,而化學藥劑公司也找到了十幾種有效的殺蟎劑。這些化學藥劑受到廣泛使用,然而和我談過的蜜蜂研究人員、商業養蜂人或養蜂愛好者中,沒有一個人喜歡把毒素放進蜂箱裡。此外科學家也指出,許多蜜蜂蟹蟎已經對商業殺蟎劑有了抗藥性。

農業巨擘孟山都旗下的子公司「蜜蜂生物」構想了一種與眾不同且可望無毒的解決方法,這種方法使用的是「核糖核酸干擾」技術(RNAi,i代表「干擾」)。細胞中的核糖核酸(RNA)分子會把來自基因(即DNA分子的特定片段)的資訊傳送到製造蛋白質的細胞系統中,而蛋白質就是建構生命的化學要素。

每一種蛋白質都有特定的結構,與它相關的RNA和基因也是如此。RNA干擾是將專為攻擊某種特定RNA變異體而設計的物質導入細胞。破壞這種特定的RNA,就能阻斷某個基因與其蛋白質的連結。「蜜蜂生物」的做法,是讓蜜蜂喝下具有RNAi功能的糖水,讓蟎蟲的RNA失去作用。理論上,特別調配的糖水應該不會對蜜蜂造成影響。但是蟎蟲吸取蜜蜂的血淋巴時,也會一併吸收RNAi糖水――而糖水會對蟎蟲產生作用。這就好像你吃下沾有大蒜醬的披薩,就能讓吸血鬼在吸血時誤食大蒜而死一樣。

問題是,RNAi仍是針對單一目標的工具。說這話的是任職於明尼蘇達大學的瑪麗亞.斯皮瓦克,她是迄今唯一一位獲得麥克阿瑟基金會「天才獎助金」的蜜蜂研究人員。「如果你針對一個特定範圍,」她主張,「生物體總是會發展出因應之道。」在她的觀點中,要擊退這場蜜蜂浩劫,終究還是需要一種「更健康、更強壯」的蜜蜂,這種蜜蜂不用人類協助,就能自己對抗蟎蟲和疾病。

在同性質的努力中,有兩組研究人員曾經嘗試培育抗蟎的蜜蜂,分別是斯皮瓦克與她的共同研究者,以及在美國農業部位於路易斯安納州巴頓魯治的研究中心任職的約翰.哈伯與他的同事。雖然做法不同,但他們著眼的都是相同的目標:「衛生」蜂。

所有的蜜蜂幼蟲都在蜂巢中的特殊巢室裡生長,成蜂會在這些巢室中裝滿食物,再用蜂蠟蓋住開口。蟎蟲會在巢室封住前一刻進入裡面產卵。卵孵化之後,蟎的幼蟲就以無助又不能活動的蜂蛹為食。發育完全的蜜蜂進入蜂巢時,蟎蟲就布滿在牠們的背部或腹部。衛生蜂與多數的蜜蜂不同,牠們能察覺封閉巢室中的蟎蟲(大概是透過氣味),然後打開封蓋並清除被寄生的蜂蛹,進而中斷蟎蟲的繁殖週期。

到1990年代晚期時,斯皮瓦克和哈伯都成功繁殖出了不同的衛生蜂。幾年後,科學家發現衛生蜂的效用會在蟎蟲數量增加時降低。如何克服這個問題,現在仍不得而知,部分的原因是科學家尚未理解清除行為的遺傳基礎。類似的問題也阻礙著另一個育種目標:梳理。蜜蜂會藉著以中腳磨擦身體來清理自己或彼此。如果蜜蜂在蟎蟲寄生之前進行梳理,就能除去這些害蟲。繁殖出一種會密集梳理自己的衛生蜂是個明顯的目標,然而育種者擔心他們培育出的蜜蜂會像自戀的青少年一樣,不停地整飾自己。而且他們也一直有個憂慮,那就是針對某種性狀育種,會損及其他性狀――比方說衛生蜂可能會變得好鬥,或者蜂蜜產量很少。

德國杜塞道夫市海涅大學的遺傳學者馬丁.拜爾認為,這些困境終究還是需要分子生物學來解決。對遺傳學者來說,盲目地將兩隻具有目標性狀的蜜蜂拿來配種,就好像將兩把彈珠丟在一起,再把混成一堆的彈珠拾起來。找出掌管目標性狀的特定基因並將它們植入蜜蜂的細胞,效果會好得多。2006年,一個超過100人的聯合研究團隊解譯了蜜蜂的基因組。當時拜爾就是團隊的一員。在他的觀點中,下一步就是要找出影響特定行為的基因――然後,如果有必要,再將它們加以改造。

雖然科學家自1980年代初就開始繁殖基因轉殖的昆蟲,但所有將基因植入蜜蜂體內的嘗試都以失敗告終。拜爾把找出新方法的任務指派給年輕的研究員克莉絲汀娜.弗羅林克。科學就像拍電影:成果能令人振奮不已,過程卻是苦不堪言。弗羅林克必須從蜂群中取出蜂卵、植入遺傳物質(在此例中是一種會令特定組織在螢光照射下發光的基因),然後再將卵放回蜂箱內。儘管屢屢嘗試,新基因就是無法表現出來。拿針頭戳進蜂卵,往往會傷及胚胎,導致它們迅速被工蜂消滅。這就像有數千名小小的劇評,而且每一個都有本事讓演出終止。弗羅林克與拜爾及其他兩位研究者合作,逐漸研發出了一項成功的技術。不過,還需要多年的努力,才能用這個方法來培育更好的蜜蜂。此外, 推出基改蜜蜂注定會引發爭議。

「這是新的研究領域,」拜爾說,「大家會謹慎為上。」

這一切都讓《赤腳養蜂人》的作者菲爾.錢德勒十分不以為然。經常與主流意見唱反調的他認為,有太多科學家,包括立意良善的那些,實際上就是問題的一部分。「想解決問題,不能還是用當初把問題製造出來的那種思維,」錢德勒說。他指的是人類對於掌控自然的執著妄想。他認為,更好的蜜蜂是可以創造出來的,但是只有蜜蜂自己才做得到。他也主張,蜜蜂最大的敵人不是蟎蟲或病毒,而是工業化農業。許多科學家對此只能無奈地認同。他們意見相左的地方在於該怎麼辦。

我在巴克法斯特修道院附近的一場養蜂人聚會中見到了錢德勒。他身邊有許多人同意他的看法。然而,當他說到對付蜜蜂蟹蟎最好的方法就是「什麼都不做」時,他們似乎很困惑。讓蜜蜂保持健康、吃得好,但是把剩下的工作交給演化。他勉為其難地承認,在大約十年或更長的時間內,養蜂人可能會損失大多數的蜜蜂。但天擇終究會產生某種具有抵抗力的蜜蜂。「我們思考這些問題時,必須考量怎麼做對蜜蜂最好,」他說。「而不是怎麼做對我們最好。」

錢德勒對蜜蜂的前景並不樂觀;巴克法斯特修道院的養蜂人丹斯利也很擔憂,但比較抱持希望。為了幫他們打氣,我跟他們說了哈佛大學的機器蜂計畫:這項計畫的目標是打造出極微小的授粉無人機。原則上,這項技術是可行的。自主機器蜂以顏色辨識花朵,在花朵上方盤旋,並且插入軟質探針、沾起花粉。我指出,這樣或許能為真正的蜜蜂減少一些壓力。

錢德勒似乎還是不放心。丹斯利對這個想法好像也不是很熱中。「我還沒準備好迎接機器蜂的世界,」她說。「我想,我喜歡真正的蜜蜂。」她就和其他的養蜂人一樣,等待著接下來會發生的事情。

十二月 20, 2015

蜂蜜蜂王漿 3款農藥禁過量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2015-12-18 03:19 聯合報 記者陳雨鑫/台北報導

 

農藥使用不但造成殘留,連採花蜜的蜜蜂都受波及。衛福部食藥署首次訂定蜂蜜及蜂王漿的農藥容許值,針對農委會同意准用於蜂蜜的殺菌劑貝芬替、依普同及福化利訂定殘留容許量,皆為零點零五ppm,最快明年公告。

食藥署食品組專委許朝凱昨天表示,上述三種殺菌劑,只有福化利直接用於蜂箱。他說,福化利是除蟎用藥,主要是為了去除蜜蜂身上的 「蟹蟎」,蟹蟎是蜜蜂身上的寄生蟲,吸取蜜蜂體液維生,常會使蜜蜂營養不良,也可能造成蜂箱內所有蜜蜂死亡。

貝芬替、依普同則用於茶葉、菊花、龍眼等農作,因蜜蜂會採蜜會將這些農藥給帶進蜂蜜,許朝凱解釋,訂定限量標準不是同意這兩種農藥可用於蜜蜂,而是針對環境背景值訂出標準。許朝凱表示,上述標準仍在預告階段,且必須通知WTO,最快明年初上路。

台灣國立宜蘭大學動物科技學系副教授、台灣蜜蜂與蜂產品學會前理事長陳裕文表示,國人一年大約吃下三公噸的蜂蜜,目前台灣的蜂蜜產量僅能供給食用量的三分之一。近年蜂蜜價格水漲船高,收購價每三百公斤要價十萬元,但台灣過去一直沒有訂定相關的農藥限量標準。

相對於蜂蜜、蜂王漿,陳裕文認為,花粉、蜂蠟的農藥殘留容許值更需要規範。陳裕文說,曾有花粉被驗出含五十種農藥。陳裕文也提醒,蜜蜂採蜜以蜂箱為中心,三公里內為採食範圍,範圍內所有作物都可能被蜜蜂採集,僅訂定三種農藥容許值恐不足。

十二月 11, 2015

甩掉疲勞氣色好 蜂蜜讓你「回春」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華人健康網 記者黃惠姍/台北報導】 2015年12月10日 15:00

你也有這樣的困擾嗎?明明睡了8個小時,一早起床卻還是覺得疲憊不堪,上班總是差一點就遲到?這時不妨食用可以讓身體回春的「蜂蜜」提振精神。日本醫學博士指出,適度攝取充滿活力素和純質的「回春食物」,能讓身體得到真正的滿足,不僅可以增加元氣,還能甩掉疲勞,讓身體變強、氣色變好!

蜂蜜相較於其他精製糖,保留了較多的天然養分,古希臘人更將蜂蜜奉為「天賜的禮物」。

蜂蜜相較於其他精製糖,保留了較多的天然養分,古希臘人更將蜂蜜奉為「天賜的禮物」。

蜂蜜營養價值高 適度飲用有助「回春」

日本醫學博士連村誠在其著作《無毒外食革命》一書中指出,阿玉吠陀主張大家都應該攝取充滿活力素和純質的食物,這些營養價值高、本身也充滿滋養的食物,就稱為「回春食物」,其中包括蜂蜜、牛奶、杏仁、小麥、海棗、甜水果、小麥、米等。

這些回春食物中,古今中外對於「蜂蜜」可以滋養身體之效早有諸多記載,《本草綱目》指出蜂蜜有清熱、解毒、潤腸、通便、止痛,能調和百藥,與甘草有同樣的功效。古希臘人更將蜂蜜奉為「天賜的禮物」。蜂蜜相較於其他精製糖,保留了較多的天然養分,營養價值高。

蜂蜜適合上班族飲用 有效增免疫力、抗疲勞

那麼花蜜是如何成為美味,又能消除疲勞的蜂蜜呢?當蜜蜂從開花植物採得的花蜜後,會利用體內腺體所分泌酵素,將花中的花蜜和花粉轉換成小分子單醣的葡萄糖與果糖,而這類小分子的單醣可以被身體直接吸收,轉換成能量使用。

 

沖泡蜂蜜檸檬水時,建議使用40度以下的溫水。

沖泡蜂蜜檸檬水時,建議使用40度以下的溫水。

由於蜂蜜中含有70%以上的葡萄糖和果糖,因此食用蜂蜜可以及時補充體力。此外,蜂蜜中豐富的維他命B群,有助於增強免疫力;蜂蜜中的氨基酸,可以有效緩解疲勞。而且每100公克蜂蜜(冬蜜)中含308卡的熱量,相較於每100公克就含有385卡熱量的方糖還要低,非常適合容易感到疲勞的上班族飲用。

蜂蜜沖熱水有毒素?2作法安心飲用

特別要注意的是,蜂蜜如果加熱超過40度,可能會含有毒素,飲用加有蜂蜜的熱飲品,較有健康上的疑慮,建議最好調製成蜂蜜檸檬水喝,或是單獨食用。

【飲用法1/蜂蜜檸檬水】

材料:蜂蜜、檸檬適量。

作法:使用40度以下的溫水沖泡,再依個人口味加點檸檬汁即可。

【飲用法2/單獨食用蜂蜜】

作法:建議在兩餐之間單獨食用蜂蜜。

【健康小叮嚀】:

雖然蜂蜜滋味甜美,對人體有諸多好處,但不建議糖尿病患者大量飲用,雖然蜂蜜含有的糖份雖不像砂糖、果糖含量那麼高,但喝多了仍會出現血糖調控方面的問題。

十二月 6, 2015

懷孕不能吃蜂蜜?營養師解答3疑問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華人健康網作者華人健康網 記者洪毓琪/台北報導 | 華人健康網 – 2015年12月6日 上午10:02

【華人健康網記者洪毓琪/台北報導】色澤金黃的蜂蜜不論是直接食用,還是沾取水果、沖泡蜂蜜水,香醇甜膩的滋味是許多大小朋友的最愛,但近來網路流傳,倘若孕婦懷孕期間食用過多蜂蜜,恐將對腹中胎兒健康帶來不利影響,甚至增加未來寶貝性早熟、過敏的風險,真有這麼一回事嗎?且讓我們聽聽營養師怎麼說!

色澤金黃的蜂蜜不論是直接食用,還是沾取水果、沖泡蜂蜜水,香醇甜膩的滋味是許多大小朋友的最愛。色澤金黃的蜂蜜不論是直接食用,還是沾取水果、沖泡蜂蜜水,香醇甜膩的滋味是許多大小朋友的最愛。

孕媽咪不能吃蜂蜜?營養師揭密3大常見疑問

針對外界的疑惑,宋明樺營養師表示,由於蜂蜜的生產過程主要是由工蜂採集外界花蜜,再經過蜜蜂唾液中的酵素分解所成。在無法控制蜂蜜來源及採收過程手法難以得知的狀態下,大眾不免會對蜂蜜的品質有所疑慮。

因此,坊間也不免流傳許多因擔憂蜂蜜品質、純度而衍生的疑惑,甚至認為孕媽咪在懷孕期間應禁止食用蜂蜜,才不會對胎兒的健康產生不利,而其中常見的問題則包括:

問題1/蜂蜜含有雌激素,孕婦食用過量會致胎兒性早熟?

事實上,蜂蜜只是蜜蜂眾多產物的一員,除了蜂蜜外,蜂巢同時也會有花粉、蜂王乳、蜂膠等附加產物。而其中含有類雌激素物質存在的僅有蜂王乳而已,所以此謠言應是民眾將蜂蜜與蜂王乳混淆所生。

孕媽咪在懷孕期間應禁止食用蜂蜜,才不會對胎兒的健康產生不利?孕媽咪在懷孕期間應禁止食用蜂蜜,才不會對胎兒的健康產生不利?

至於蜂王乳中的類雌激素究竟會不會導致胎兒性早熟,宋明樺營養師指出,雖然目前並沒有完整的醫學機構針對此一議題進行研究,但由於荷爾蒙對人體的影響幅度、長遠性難以預測,因此仍是建議孕媽咪在懷孕期間還是盡可能避免食用蜂王乳較佳。

問題2/蜂蜜含大量花粉,容易生出過敏兒?

宋明樺營養師表示,由於蜂蜜畢竟是蜜蜂採集花蜜所成,在收集的過程中難免會殘有微量的花粉存在。為避免孕婦因食用、接觸花粉而增加過敏的可能性,導致孕程中產生不適,建議在挑選、購買蜂蜜時,最好不要購買未經純化、提煉,可能含有花粉的蜂蜜產品,較有保障。

問題3/蜂蜜易藏肉毒桿菌,孕媽咪食用恐害胎兒中毒?

針對這個疑問,宋明樺營養師指出,此一問題出現的原因,應是外界從醫師提出的1歲以下幼童不建議食用蜂蜜所生。事實上,醫學界之所以會有未滿1歲幼兒不宜食用蜂蜜說法,主要是因為嬰幼兒的腸胃道消化系統尚未發育完全,消化酵素及胃酸的分泌較成人來得差,無法有效破壞蜂蜜因消毒未完全而殘留的肉毒桿菌,因此有肉毒桿菌中毒的疑慮所生。

但孕婦本身畢竟已是成年人,且腸胃道消化功能健全,因此即使真吃到含有微量肉毒桿菌的蜂蜜,在消化酵素的破壞下,自然不會中毒,無須過度擔憂。

宋明樺營養師建議懷孕婦女每天飲用的蜂蜜水量也應控制在1杯250c.c.至300c.c左右,且蜂蜜使用量勿超過25公克較為恰當,才不會因此導致血糖快速上升,增加孕期罹患妊娠糖尿病的風險。宋明樺營養師建議懷孕婦女每天飲用的蜂蜜水量也應控制在1杯250c.c.至300c.c左右,且蜂蜜使用量勿超過25公克較為恰當,才不會因此導致血糖快速上升,增加孕期罹患妊娠糖尿病的風險。

甜「蜜」無負擔!孕媽咪1天1杯不過量

不過,宋明樺營養師也強調,雖然滋味甜美的蜂蜜,具有容易被人體吸收及含有豐富維生素B、多種人體必須氨基酸與微量元素成分,並被中醫視為可潤腸通便好食材的特性;且每100公克蜂蜜(冬蜜)提供308大卡的熱量,比起每100公克就含有385大卡熱量的方糖還要低。

可值得注意的是,即使蜂蜜營養價值豐富,宋明樺營養師還是建議懷孕婦女若沒有便祕、孕吐、胃口不佳,導致食慾不振、營養攝取不足的問題,其實沒有特別補充蜂蜜的必要。

若真的非喝不可,每天飲用的蜂蜜水量也應控制在1杯250c.c.至300c.c左右,且蜂蜜使用量勿超過25公克較為恰當,才不會因此導致血糖快速上升,增加孕期罹患妊娠糖尿病的風險。

關注

有新文章發表時,會立即傳送至你的收信匣。

加入其他 662 位關注者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