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月 26, 2017

半月來豪雨不斷蜂蜜減產 蜂農:天將亡我?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2017-04-26 07:55聯合報 記者張家樂╱即時報導

 

最近半個月的豪雨,南投縣很多龍眼花和荔枝花都被雨水打壞;花粉的含水量偏高,使今年的蜂蜜產量銳減。蜂農估計,今年的蜂蜜產量,約僅往年的4分之1,面對天候的變化,很多蜂農都欲哭無淚。

蜂農把蜂箱運到中寮山區,遲遲等不到荔枝樹開花。記者張家樂/攝影蜂農把蜂箱運到中寮山區,遲遲等不到荔枝樹開花。記者張家樂/攝影

蜂農指出,荔枝花通常都是3月下旬開花,但今年天候異常,拖到四四月初才開花,正當荔枝花綻放之際,連續10天的豪雨,把荔枝花的花苞打落,僅存的花粉也含水量偏高。最近,荔枝花凋謝了,龍眼花正開,又是連日雨水,生產蜂蜜主力的荔枝和龍眼花,今年都被雨水打敗了。

南投縣中寮鄉盛產龍眼蜜,中寮地區平均每年都有1千個蜂箱採蜜,但以往一個蜂箱能採得4至6公斤蜂蜜,今年剩不到一半。蜂農說,今年生蜜含水量較高,「正常的蜂蜜應是濃稠的,今年卻像果汁一般」。

蜂農面對大環境的改變,感到無奈。一名蜂農在眼書上留言,「難道是天要亡我蜂農嗎?」

蜂農根據多年的經驗,大都算準荔枝和龍眼開花的時間,到南投縣山區的果園裡置放蜂箱,讓蜂群到果樹上採花粉。沒想到今年氣候異常,花期延後,原本3月底開放的荔枝花,慢了10多天才開花,花蕾剛開,就來了連日豪雨。讓蜂農碰到10幾年來少見的慘狀。

蜂農指出,南台灣的天氣炎熱,果樹使用農藥較普遍,蜂農偏愛到中部養蜂,南投縣是蜂農的最愛。今年的豪雨正好打在花期上,使蜂蜜嚴重減產,真是天公不作美。

開花期往後延,又碰上雨不斷, 致今年蜂蜜嚴重減產。記者張家樂/攝影開花期往後延,又碰上雨不斷, 致今年蜂蜜嚴重減產。記者張家樂/攝影

四月 8, 2017

1天攝取10公克蜂蜜 日本6月大男嬰中毒死亡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日本有名6個月大男嬰近期在被家人餵食離乳品時,食用到混入蜂蜜的果汁,結果罹患嬰兒肉毒桿菌中毒死亡,成為日本自1986年實施統計以來的首例。圖為示意圖。(資料照,美聯社)

2017-04-07  23:05

〔即時新聞/綜合報導〕日本有名6個月大男嬰近期在被家人餵食離乳品時,食用到混入蜂蜜的果汁,結果在服用一段時間後出現痙攣、呼吸困難等情況,最終因嬰兒肉毒桿菌中毒死亡,成為日本自1986年實施統計以來的首例。

日媒報導指出,這名東京都足立區的男嬰是在約1個月前出現病症,他在今年1月中旬到2月中旬期間,每天食用混入蜂蜜的離乳品,在每天攝取量約10公克的累積下,在2月中旬起,健康狀況開始惡化,並在2月下旬送醫急救,但仍於3月30日死亡。

事後在男嬰的糞便及其家中的蜂蜜均檢驗出含有肉毒桿菌病毒,保健所今日確認男嬰是死於嬰兒肉毒桿菌中毒症,東京都政府也再次呼籲民眾,千萬別拿蜂蜜餵食未滿1歲的嬰兒。

此事經媒體報導後引發網友議論,許多民眾在默哀之餘,也都十分驚訝,認為嬰兒不能吃蜂蜜應該是常識。1歲以下的嬰幼兒因免疫系統尚未發展完全,因此不能食用蜂蜜以免感染肉毒桿菌,而糖尿病患跟免疫能力差的人其實也要小心。

四月 6, 2017

〈北部〉草酸糖液防蜂虱 林陽明「厚工」養純蜜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記者王峻祺/花蓮報導〕花蓮地區一月傳出蜂農養蜂箱遭人噴灑殺蟲劑「毒殺」事件,除引起農業單位的重視外,也意外掀起蜂農的辛酸養蜂史,擁有近廿年養蜂資歷的林陽明,自養豬農轉型成養蜂人,並克服多年蜂螫恐懼,堅持調製天然草酸糖液防止「蜂虱」寄生後,終於獲得HBT純蜜安全認證。

養蜂人林陽明原是雲林麥寮人,出身養豬世家,但因廿年前口蹄疫橫行全台,千頭豬隻被迫撲殺,多年心血一夕全毀,更身背千萬債務,夫妻倆為另謀出路,透過姪女婿引薦,投入生技公司進行養蜂研究。

克服蜂螫 帶著傷痕研究新法

林陽明回憶,剛踏進花蓮蜂場時,就被群蜂嚇得不知所措,身體滿是螫痕,因此多次萌生退意,但為了一家八口生計,咬牙苦撐後,逐漸克服被蜂螫的恐懼,並專研出自己的一套養蜂方法,目前全心投入生產蜂王乳,相關蜂蜜產品也備受肯定,更交由連鎖企業商販售。

林陽明說,被螫後的酸痛感,忍一下就過去,日子久了也會慢慢習慣,其實養蜂學問大,蜂群的住宿品質、健康狀況及蜂箱擺放地點與周邊環境,都是影響蜂蜜、蜂王乳品質良劣的關鍵。

他強調,每年秋冬天氣轉涼,俗稱「蜂虱」的蜂蟹便會大量繁殖,這種寄生於蜜蜂體外的生物,會讓幼蟲發育不全,導致工蜂壽命減短,被視為全球蜜蜂大量消失的禍源。

噴藥驅蟲 蜂易產生抗藥性死亡

因此,有些蜂農噴藥驅蟲,但卻會讓蜜蜂因產生抗藥性而死亡,林陽明提出,自己仍堅持用純天然方式防治,自行調製草酸糖液噴灑在蜂箱裡的每片巢框,雖然工序繁雜,但可產出安全又健康的蜂蜜,並提高蜂王乳品質,保障消費者吃到純正產品。

花蓮縣政府農業處長羅文龍說,花粉傳遞都需要「蜜蜂」,蜜蜂冬季採蜜不容易,縣府輔導各農會不斷推出花海活動,就是希望能有更多健康蜜源,幫助蜜蜂採蜜,營造整體有利採花的環境。

擁有近20年養蜂資歷的林陽明,自養豬農轉型成養蜂人,並克服多年蜂螫恐懼,堅持調製天然草酸糖液防止「蜂虱」。(記者王峻祺攝)

擁有近20年養蜂資歷的林陽明,自養豬農轉型成養蜂人,並克服多年蜂螫恐懼,堅持調製天然草酸糖液防止「蜂虱」。(記者王峻祺攝)

四月 6, 2017

龍眼沒開花 大崗山龍眼蜂蜜今年恐掛零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受到去年強颱摧殘和暖冬影響,今年大崗山龍眼樹幾乎都沒開花。(記者蘇福男攝)

受到去年強颱摧殘和暖冬影響,今年大崗山龍眼樹幾乎都沒開花。

聞名遐邇的大崗山龍眼蜂蜜,往年都在清明時節前後採收,但受到去年強颱摧殘和暖冬影響,今年大崗山龍眼樹幾乎都沒開花,想吃到新鮮的大崗山龍眼蜂蜜,「恐比登天還難!」

位於岡山、阿蓮、田寮交界的大崗山,從清朝就有栽種龍眼樹,日治時期山上的超峰寺、龍湖庵等寺廟,更栽植滿山遍野的龍眼樹,龍眼、煙燻龍眼乾和龍眼蜂蜜因此成為大崗山特產。

由於大崗山龍眼樹每年約在清明節前後10天開花,因此3月底、4月初,整座大崗山被龍眼花染成一片金黃,並瀰漫著一股龍眼花清香,全台各地蜂農也載著成千上萬的蜜蜂大軍,進駐大崗山下採蜜,形成「逐花而居」的特殊景象。

但今年清明節已過,大崗山龍眼樹仍未開花,阿蓮養蜂產銷班長陳國正表示,去年大崗山龍眼開花率還有5、6成,但之後強颱接連襲台,大崗山龍眼樹遭到重創,枝幹嚴重折損,加上暖冬影響,是造成今年大崗山龍眼不開花主因。

他說,今年大樹區的荔枝花況也差強人意,開花率也僅3成,中部的龍眼樹還要7至10天才開花,但連日來天候不佳,收成量還有待觀察。

相關影音

大崗山下採蜜工寮空無一人。(記者蘇福男攝)

大崗山下採蜜工寮空無一人。

相關關鍵字:

大崗山 大崗山龍眼蜂蜜 蜂蜜

三月 23, 2017

蜜蜂中毒日趨嚴重 農委會多頭馬車 無專責機構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by 上下游記者 孔德廉上下游記者 孔德廉 on 2017 年 03 月 23 日 in 種好田

 

被視為中高海拔最重要專業授粉者的台灣野蜂,近年來飽受囊狀病毒所苦大量減少,而專責平地瓜果類授粉的養殖西洋蜂族群,又屢屢遭農藥重創,光去年就減損四成以上,不少蜂農和學者擔心蜜蜂逐漸消失,除了擠壓養蜂產業生存空間,沒有授粉機制更會對本土農牧業造成無可比擬的衝擊。

如此重要的蜜蜂產業,在農委會裡卻沒有任何專責主管機關,只有依業務散落在農糧署、苗改場、林務局和防檢局等下轄部門中,產業界和學界紛紛呼籲政府應該改善「一碼歸一碼」的多頭馬車管理形式,轉而重視養蜂產業,並設立專責部門來應對現有問題,同時替未來規劃出發展藍圖。

IMG_2938

蜜蜂是生態系不可或缺要角,台灣整體產值高達百億

根據調查,全球有三分之一作物需要透過蜜蜂授粉,其衍生的經濟產值難以計數,農委會農糧署也做出統計,全台養蜂大約在一千戶上下,其生產的蜂產品年產值為23億元,但靠著蜜蜂幫忙授粉的龍眼、荔枝、西瓜、香瓜、椪柑、柳橙、柑橘、文旦、蓮霧、枇杷、楊桃、番石榴、玉米及各式各樣的植物瓜果,其衍生的間接產值卻高達上百億元,僅次於稻米產值。

不僅如此,國立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特聘教授陳裕文更曾指出,一箱五萬隻蜜蜂的授粉效率,約等同於四百人同時進行人工授粉,蜜蜂在生態系中所扮演的角色更是不可或缺,牠們的消失不僅是沒有蜂蜜或是無農作物可食用那麼單純,而是與整個地球生態系的失衡有關,在在證據都顯示了維持蜜蜂產業生存的重要性。

農藥問題日益嚴重 蜜蜂中毒慘遭「滅門」

儘管蜜蜂如此必要,但近年頻傳中毒事件。近期適逢荔枝、龍眼開花期,是一年中蜜源的主要來源,台中、南投和高雄卻紛紛傳出蜜蜂農藥中毒的消息,讓不少蜂農不敢再讓蜂群外出採蜜,免得遭到「滅門」。南投蜂農蕭鴻池就指出,他的兩百箱蜜蜂中幾乎有四分之一以上的蜜蜂都出現益達胺中毒的跡象,因為迷航而大量死在野外。

另名在高雄大樹養殖近兩百箱西洋蜂的蜂農更指出,不少他場內的蜜蜂紛紛出現顫抖情形,再不然就是仰躺在地上不斷跳動,幾乎跟人抽搐的狀況一致,「只要空軍變陸軍就沒救了」,在地上跳動的蜜蜂果然在數分鐘內就一命嗚呼。

他就直指這是最明顯的農藥中毒症狀,整體蜂群不僅變得狂暴,容易叮咬蜂農,其死亡數量更比以往增加了兩到三成,幾乎是「地毯式的死亡」,他就懷疑是一旁的荔枝為了防治荔枝椿象,大量噴撒藥所致。

IMG_2946

IMG_3029蜜蜂從空軍變陸軍,地毯死亡(攝影/孔德廉)

有鑒於蜜蜂中毒跡象越來越明顯,農委會防檢局卻逐步開放尼古丁類農藥,養蜂協會也於上週正式向主管機關提出數點訴求,包含「禁用益達胺藥劑以維護蜜蜂生態及蜂農生存空間、需建立噴藥通報機制,讓果農在噴藥前通知蜂農、及確實宣導果農,開花期不要噴農藥,以免危害蜜蜂」等,要求防檢局應重新檢討農藥開放對策。

政府部門經費少 災損申請難如登天 蜂農抱怨捨本逐末

除了農藥問題,本身養殖四百多箱蜜蜂的前台灣養蜂協會理事長江順良也指出,全台蜂群數量超過上億隻,無論是借果園地讓蜜蜂授粉,或是出售蜜蜂給溫室授粉,養蜂產業的存在都有其必要性,而現在蜂農就連申請災害損失補助都困難重重,政府不僅沒有專責單位管理、制訂養蜂的對策,一年更只有幾百萬元的預算,大都用作辦理評鑑和比賽,實在是有點捨本逐末。

針對上述困境,在高雄養殖三百多箱蜜蜂的林姓蜂農進一步解釋,蜜蜂養殖的成本頗高,一個新的蜂箱要價兩千三百到兩千五百元不等,一個箱子配有八個巢框,一個筐則是五十五元,加上糖水盤、噴煙器、花粉收集器和搖蜜機等設備費用就要百來萬, 至於花粉、豆粉和其餘的固定支出,一年也得花費八十到九十萬元,還不保證一定有收成。

「遇到下雨就免收。」林姓蜂農表示,花蜜遇雨很容易會被沖刷掉,因此下雨時沒辦法採花蜜,颱風更是可怕,像近幾年颱風頻傳,一次就幾乎會把所有蜂箱摧毀,而要向農單位申請災損補助,除了要附上地主的土地所有權狀影本,個人申請上限還只有四萬多元,這讓大多屬於「遊牧民族」的蜂農苦不堪言,只能任由天災摧殘。

IMG_3034蜜蜂面臨周遭環境挑戰多

日、美、歐各有不同對策 台灣主管機關在哪裡?

面對天災和農藥造成的人禍,林姓蜂農指出,歐盟早在2013年就明令禁止可尼丁(clothianidin)、益達胺(imidacloprid)、賽速安(thiamethoxam)等三種類尼古丁農藥,日本即便沒有禁止尼古丁類農藥使用,也設立了一套SOP,由各地方政府會邀集衛生所、農協、農藥組合、養蜂組合等相關單位組成協議會,透過協議會的組織讓各自的情報得以共通、互相瞭解,甚至協調彼此的作法,中央農藥政策的調整則由「消費・安全局農産安全管理課農薬対策室」來負責。

養蜂大國美國更是從蜜蜂大量消失的教訓中,逐步設立「白宮授粉昆蟲健康專案小組(Pollinator Health Task Force)」,並提出「促進蜜蜂及其他授粉昆蟲健康之國家策略(national strategy to promote the health of honey bees and other pollinators)」,近年更預計投入3千多萬美元預算,用在研究蜂群以及擴增蜜蜂棲地上,希望在 10年內降低 15%的冬季蜂群死亡率,致力於創造對蜜蜂友善的環境,不難看出保護蜜蜂的決心。

對此,養蜂協會和蜂農都直指政府應該更加重視養蜂產業,無論是在蜜蜂對於本土農業的影響,或推及到食安層級的問題,因為現行狀況幾乎沒有專責的主管機關在管理,更遑論建立國家級的養殖策略。

IMG_3115

創造蜜蜂友善環境 業界與學界紛呼籲政府該成立專責單位

陳裕文也直指,問題核心就在於政府不能單把養蜂產業視做「經濟產業」,應該考量其背後對於環境的重大影響,像現在苗栗農業改良場負責蜂群相關研究、農糧署負責產銷、林務局負責野生動物保育、防檢局負責農藥管制,這樣「多頭馬車」式的管理制度,發生問題光要找到負責人就得找半天,更不用說建立完整的制度。

此外,他也指出,現行蜂農到底有多少人?蜂群數量有多少?曾有立委責成農糧署應該做普查,卻因為沒有登記制度,導致最後不了了之;這部分他建議可採行中國的「養蜂證」登記,蜂農必須經過技術核可才能取得證照,一來是管理方便,二來也能統計產業規模的變動,「不過要解決問題根本,還是應該設立專責的主管機關」,陳裕文做出如此總結。

不過對於民間的意見,防檢局副局長馮海東表示,將考量推動地主與蜂農間的合作機制;農糧署農業資材組作物環境科蔡技士則強調,他們主要負責補助產銷班底下的蜂農,和辦理評鑑及促銷活動等,國外一向把養蜂業歸於畜牧業,但台灣在精省之後,因為養蜂戶數不多、只有一千戶左右,就把養蜂業一路往下遞,最終歸到該科別來管。至於是否設立專責部門,則沒有單位提出定見。

小辭典:荔枝為何噴藥嚴重?

為了解決惱人的荔枝椿象氾濫問題,防檢局開放了20多種農藥供農民選擇,包含益達胺、可尼丁等類尼古丁農藥,和陶斯松、丁基加保扶、賽洛寧等殺蟲劑,不過時值荔枝、龍眼開花期間,高雄、南投卻有不少養蜂人家陸續傳出蜂群死亡的災情,懷疑是上述「類尼古丁農藥」惹的禍,紛紛要求農委會應儘速將該項農藥除名,才能回歸永續發展。

三月 21, 2017

不忍爸爸養蜂過勞 兒子代父出征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2017-03-20  19:29

[記者王峻祺/花蓮報導]花蓮蜂農許邦作養蜂40年,辛苦培育出百萬隻蜂,7年前兒子許瑞忠趁著畢業空擋,跟隨父親放蜂採蜜,首次出班就遇上爸爸過勞中風,因不忍老父再為追花季而四處奔波,決定「代父出征」,一肩扛起養蜂家業,還成功產出高品質的蜂王乳。

  • 花蓮蜂農許瑞忠(左一)大學畢業後接手父親的養蜂事業,目前小兒子及太太也一起投入養蜂行列。(記者王峻祺攝)

    花蓮蜂農許瑞忠(左一)大學畢業後接手父親的養蜂事業,目前小兒子及太太也一起投入養蜂行列。(記者王峻祺攝)

「第一次跟著出去採蜜,就遇到爸爸小中風!」採蜂資歷7年的蜂農許瑞忠,大學畢業後,因父親健康問題,意外接手家族養蜂事業,強調蜂農幾乎「沒有假日」,蜂王乳每3天採收1次,待6處養蜂場輪完一遍後,緊接著又是下一個採收期。

許瑞忠說,裝載10個蜂架的蜂箱,當填滿蜂蜜後約有40公斤,父親許邦作共有300多個蜂箱,長期搬運下來,導致身體不敷負荷而長出骨刺,更因過勞造成小中風,目前行動雖不便,仍會殷勤巡視蜂況,傳授養蜂秘訣。

許邦作說,70年代正逢日本熱銷蜂王乳時期,又被蜂農視為「黃金年代」,產量永遠趕不上市場需求量,就算價格不斷喊漲,仍咬牙啃饅頭度日,將省下的錢買糖供蜜蜂食用,提升蜂王乳的產量與品質。

他指出,蜂農「逐花而居」,尤其當每年到了龍眼蜜採收季節,不僅要漏夜搶時間,將蜂箱從東部移到西部外,還要獨自守在蜂箱旁,熬過與妻小分隔兩地的日子,深刻體會養蜂人家之苦。

許瑞忠目前專職接手父親的養蜂事業,老婆及兒子也會趁著休假日投入採蜜工作,並立志將許家蜂蜜發展成為養蜂世家,除採收高品質的蜂蜜外,還要讓民眾吃到最健康、純淨的蜂王乳。

三月 16, 2017

所有的蜂蜜相關的資訊一次瞭解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瞎「蜜」!台灣蜂蜜有一半是假的?

四月採蜜期即將到來,這段期間的天氣也將決定台灣接下來一整年的主要蜂蜜供應量。但你知道從2013年相關單位調查以來,台灣市面上居然有兩成到五成的蜂蜜都有摻假疑慮嗎?為什麼台灣每年蜂蜜需求量逐年升高,蜂蜜生產量卻無法趕上呢?彌補市場需求的假蜜又是怎麼做成的?

根據國立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教授陳裕文2013年研究調查發現,台灣約有一半的市售蜂蜜有摻假。台北市衛生局2013年調查10件市售蜂蜜,發現3件純度不符合產品標示;2015年調查15件市售蜂蜜,也有3件標示「純蜂蜜」、「天然」等字樣的產品,檢驗結果卻不符合純蜂蜜規格。消費者在選購時不可不慎。

 

你愛吃蜂蜜嗎?隨著四月台灣蜂蜜主要的蜜源植物「荔枝」與「龍眼」花朵盛開,台灣的採蜜期也即將到來。但蜂蜜的生產全靠老天爺賞臉,供給量極不穩定,在國人追求養生保健的風氣愈來愈盛行的情況下,真蜂蜜往往供不應求,讓以糖漿混充的假蜜得以充斥市面。究竟台灣的蜂蜜市場需求有多大?其中真、假蜜的比例又是如何?《食力》帶您深入瞭解!

台灣養蜂協會秘書長潘建銘表示,關於台灣的蜂蜜市場需求量,目前台灣養蜂協會並無相關統計,「假蜜」也非該協會業務範圍,並無相關調查。依《食力》調查,政府也無相關統計數據。但根據國立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教授陳裕文2013年所做研究結果,發現市售蜂蜜約有一半皆有摻假,陳裕文也以此推估,若把真假蜜都算進去,台灣人一年總共約吃下3萬公噸的蜂蜜。對比農委會統計數據,包含進口蜂蜜,台灣的真蜜供給量每年大約僅有1萬至1萬5千公噸,2016年更僅有9,551公噸,遠遠不足以供應龐大的市場需求。那剩下的1萬5千噸缺口該怎麼辦?人工調和的假蜜便由此應運而生。

雖然消費者對蜂蜜的確有各種不同需求,有些人較注重價格便宜,並不在意產品真偽,因此以糖漿為原料的假蜜也不失為一種選擇,但若是標示不實、誤導消費者,就有損害消費者權益的疑慮了。台北市衛生局進行市售蜂蜜真偽檢驗,2013年調查10件市售蜂蜜,發現3件純度不符合產品外包裝所標示;2015年調查15件市售蜂蜜,也有3件標示「純蜂蜜」、「天然」等字樣的產品,檢驗結果不符合純蜂蜜規格。可見近年來雖然社會上愈來愈注重食品標示等議題,但市面上仍有許多標示不實的蜂蜜產品流竄。

以國內生產的情形來看,養蜂箱數近年來有上升趨勢,2015年到達12萬2千箱,但蜂蜜產量卻反而下降,2015年僅產出11,726公噸。行政院農業委員會苗栗區農業改良場蠶蜂課課長吳姿嫺說明,會有這樣的情況發生,主要是受到氣候影響,即使養蜂數增加、蜂蜜卻不會因此而增加。潘建銘進一步解釋,碰到荔枝和龍眼開花狀況較差,或是採蜜期間春雨綿綿,都會影響到蜂蜜的產量。養蜂人家有限公司行銷部副理游琇如也舉例說明,如2016年荔枝花盛開期間正巧碰到大雨,便嚴重影響到當年度的蜂蜜產量。

當國產蜂蜜受到氣候影響,產量不穩定時,市場需求怎麼滿足?《食力》查詢農委會農業統計資料查詢網得知,國外進口蜂蜜的數量年年成長,2015年高達5,453公噸,將近當年度國產量11,726公噸的一半,進口國以泰國為大宗、佔進口量的七成。

游琇如表示,近年台灣消費者注重養生保健,蜂蜜的需求量也節節成長,若是碰到台灣本地的產量不佳,業者也會進口國外蜂蜜來因應國內市場需求,例如「養蜂人家」便有進口紐西蘭麥盧卡蜂蜜,讓消費者嚐鮮。但陳裕文表示,一般進口蜂蜜多來自泰國,其次為越南,對於蜂蜜的生產管理不見得如台灣嚴格,比起嚴格把關的國產品,也更有可能出現農藥或摻假情形。

另一方面,《食力》查詢農委會農業統計資料查詢網之後竟發現,國產蜂蜜供應國內需求已經不夠了、甚至還要進口來滿足需求,但每年竟然還有不少數量出口到國外。最高峰的2015年,以「蜂蜜」名義出口的數量達4,953公噸,2016年雖然下降,但也有2,531公噸,且有84%是出口到美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食力》原本推測可能是進口泰國蜂蜜再轉出口到美國,但求證之後,不願具名的業內人士表示,其實台灣蜂蜜主要出口國(美國、馬來西亞)的蜂蜜收購價格都很低,就算以進口價格僅有國產蜂蜜一半的泰國或越南蜂蜜來轉出口,看起來也無利可圖。且國內價格都比出口國外來得好,怎有人願意做賠本生意。因此推測,國產蜂蜜實際上還是以供應國內需求為主,這些出口的蜂蜜,極有可能是以人造的假蜜居多,不太可能是出口真蜜,且因為以「蜂蜜」名義出口,並不會檢驗是真蜜還是假蜜,因此即使有可能標示不符,也不受約束。換句話說,其實國產的優質蜂蜜並沒有流入外人田。

至於台灣的人造合成假蜜數量有多少?除了估計每年約有15,000公噸填補國內市場空缺之外,以「人造蜂蜜」名義出口的數量也是逐年增加,2016年達到2,209公噸,其中49%出口到馬來西亞。

即使食用假蜜並不會造成食品安全問題,但若是實際上是假蜜、但卻標示為真蜂蜜,查到標示不符仍會以違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規定處以罰款。不過到底如何辨識真假蜜?因為假蜜製作方法多元,目前仍沒有具可信度的公正方法可以全面性的檢驗出來。

目前國內對於蜂蜜的國家標準是CNS1305,但此標準是管控蜂蜜的「品質」,並不是用來檢定真偽,假蜜也能符合此國家標準。2013年台北市衛生局是以穩定同位素分析檢測法(又稱「碳同位素檢驗法」)來抽驗市售蜂蜜,發現有3件蜂蜜產品被驗出純度與包裝不符,但檢驗結果出爐後,業者卻喊冤,認為穩定同位素分析檢測法並不是經濟部標準檢驗局的指定方法。因此到目前為止,如何辨識真偽蜂蜜仍是目前產官學界爭論的議題。

到底為何人造合成蜜如此難辨識?消費者究竟要如何選擇優質的蜂蜜呢?請跟著《食力》圖表專題繼續看下去!

你應該要知道的食事

「假蜜」又可分為「完全使用高果糖糖漿調製」、「真蜂蜜摻入高果糖糖漿」、「蜜蜂食用糖水產出的蜂蜜」、「產地、蜜源造假」等四類,但消費者可簡單辨識出的只有第一類。

 

台灣蜂蜜主要的產季為每年4月左右,僅有1個月的期間,產量非常容易受到氣候影響、每年變化極大。但面對市場上龐大的需求,不肖業者以高果糖糖漿摻混,或是餵食蜜蜂糖水來進行蜂蜜生產,這些行為都可能讓消費者的權益受損。究竟目前常見的假蜜型態有哪些?消費者又該如何保障自身權益?《食力》帶您深入瞭解!

研究蜜蜂長達30年的國立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教授陳裕文表示,假蜜可分為「完全使用高果糖糖漿調製」、「真蜂蜜摻入高果糖糖漿」、「蜜蜂食用糖水產出的蜂蜜」、「產地、蜜源造假」等四類,但消費者可簡單辨識出的只有第一類。

首先是完全使用高果糖糖漿調製的「100%假蜂蜜」,其中完全沒有蜂蜜成分,自然也沒有蜂蜜中富含的酵素等有益健康的物質,若是將這種蜂蜜加水稀釋搖一搖,出現的泡沫量少且很快就會消失,消費者可以輕易辨別出來。

但若是第二種「使用真蜂蜜與高果糖糖漿混合來製作假蜜」,或是第三種「餵食蜜蜂糖水(而非讓蜜蜂採花蜜)所產出的蜂蜜」,消費者就難以利用簡單的方式鑑別,只能依靠科學家使用「穩定同位素分析檢測」(又稱碳同位素檢驗法)。這種鑑定方式目前已經可以順利找出以高果糖玉米糖漿摻混的蜂蜜,以及蜜蜂使用高果糖玉米糖漿所製作出的蜂蜜,不過仍然無法辨識出以樹薯糖漿摻混、餵食蜜蜂所製成的蜂蜜,因此若有不肖業者使用特定植物所製成的糖漿來造假,依目前的科學鑑定技術也很難查得出來。

至於第四種「產地、蜜源造假」的假蜜,陳裕文說,利用其他低價的蜂蜜來混充為高價蜂蜜的情況也可能發生,例如使用價格僅有國產蜂蜜一半的進口蜂蜜,或是來自其他蜜源植物的低價蜂蜜等來混充為高價的國產蜂蜜。但這樣混充的情形可能發生在混充品質不一的真蜜,又或是混充到號稱進口真蜜、但實際上是糖漿混合或餵食蜜蜂糖水的人造蜜,因為情況複雜,因此目前並沒有明確的技術可以鑑別,學界也正在努力研究相關技術。

在學界發展出明確的鑑定技術之前,陳裕文建議消費者選購有標章認證的國產品較有保障,除了農委會輔導台灣養蜂協會推廣的「國產蜂產品證明標章」之外,宜蘭大學優質蜂產品研發技術聯盟也有出品「台灣優質純蜂蜜」,為蜂蜜品質把關,也是消費者選購時可以參考的依據。

生產蜂蜜不但要老天賞臉讓植物能分泌花蜜,蜂農更需要與其他同行競爭,及早搶到好地點。究竟蜂蜜有多得來不易?跟著《食力》一起來看看!

 

香甜可口的蜂蜜,不管是直接加水沖泡成飲品,或是用來調味、當成沾醬都美味十足,是一種在世界各地都廣受喜愛的農產品。但是你知道蜜蜂是如何製作出營養好吃的蜂蜜嗎?蜂蜜裡除了花蜜,其實還有蜜蜂的口水?究竟蜂蜜有何秘密?跟著《食力》一起深入瞭解吧!

研究蜜蜂近30年的國立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教授陳裕文說明,養蜂是生產蜂蜜的首要步驟,「你飼養良好的蜜蜂,它夠強勢,才有辦法去採蜂蜜。」目前台灣主要的採蜜蜂種為西方蜜蜂,因採蜜量大、個性溫馴等飼養上的優勢而廣為分布。不過,近年來受到病蟲害、環境污染、氣候異常等環境影響,也導致目前的蜜蜂飼養狀況並不好,不僅台灣,全球的蜂農都深受困擾,至今仍是一個無解的難題。

養出健康的蜂群後,接著便是要採收花蜜了。到了四月蜜源植物(主要是荔枝及龍眼)的流蜜期,蜂農會帶著一箱箱的蜂群出外尋找適合的地點採花蜜,「很多人會誤以為有花在開就會有蜜,這是不對的,」陳裕文說明採花蜜並不如一般人想像的容易,除了並非所有開花植物都會分泌花蜜之外,就連蜜源植物要分泌出花蜜也有許多環境要求,陳裕文強調,「要能夠採到蜂蜜的話呢,除了你的蜜蜂要夠好之外,再來一個還要老天爺的幫忙。」

「第一個,不能下雨。」陳裕文解釋,花蜜遇雨一下子就會被沖刷掉了,因此下雨時沒辦法採花蜜。但是過於乾燥的氣候也不利於花蜜分泌,「因為花蜜裡面的含水量很高,通常都是在50%以上。」陳裕文說,因為乾旱的時候,植物不會再將珍貴的水分拿去生產花蜜。除了環境中的水分要剛剛好之外,溫度也是一大關鍵,「譬如說像我們台灣很常見的龍眼花,它就屬於高溫流蜜型,」陳裕文舉例說明,龍眼花需要在27℃以上才會分泌出花蜜;分泌花蜜的溫度範圍,也依植物種類不同而有所變化。

在台灣,採蜜期只有每年4月左右,大約1個月的時間,而「春天的氣候本來就變動很大」陳裕文表示,除了要預測天氣、找到正在開花流蜜的植物已經十分困難之外,蜂農還需要與其他同業競爭,「如果大家都一窩蜂(擠到同一個地點),搞不好這個地方有上萬箱的蜜蜂,那大家就沒水喝了。」陳裕文說明,「這些問題,都會決定他(蜂農)那一年的收成狀況」。

要能突破層層關卡,讓蜜蜂順利採到花蜜,才能開始進入蜜蜂釀蜜的過程!蜜蜂順利採到花蜜之後,會暫時將其儲存在它的「蜜胃」中,這時花蜜混入蜜蜂的唾液,其中的酵素就已經開始釀蜜的過程了。將花蜜帶回蜂箱後,內勤蜜蜂會再接手釀蜜的工作,將含水量降低,並把花蜜中的主成份蔗糖轉變為葡萄糖及果糖,同時產生具有殺菌作用的物質,避免蜂蜜變質。一般來說,要將蜂蜜完全釀製成熟,需要一週左右的時間,但陳裕文表示,台灣的蜂農為了在時間極短又極不穩定的採蜜期裡確保產量,「他們通常就是3天就會(從蜂箱中)採(1次)蜂蜜,」以讓蜜蜂能夠把握時機、再出去多採花蜜。

一般來說,蜂農從蜂箱中採蜜的方式,是在打開蜂箱蓋後,先噴煙安撫蜜蜂情緒,再用力抖動存有蜂蜜的巢片,使蜜蜂跌進蜂箱,並用蜂刷掃除剩餘蜜蜂。割開巢片上的封蓋後,再利用搖蜜機,以離心方式,在不破壞蜂巢的情況下甩出蜂蜜。

但蜂農若在蜂蜜完全釀製成熟前就從蜂箱中取出蜂蜜,會使採下的蜂蜜含水量仍然偏高,不利保存。因此蜂農採下蜂蜜後的首要任務,就是要前往濃縮廠將蜂蜜的含水量降低,而濃縮的過程也是影響蜂蜜品質的重要步驟,「理論上最高的原則應該是要讓(蜂蜜)裡面的酵素(被)破壞的程度最低,然後讓水分降下來。」陳裕文教授強調,濃縮過程中的溫度必須控制在55℃以下,若是為了趕時間而使用太高的溫度加熱,便會造成蜂蜜的品質劣化。

陳裕文也點出台灣蜂蜜產業潛在的問題,例如有些不重視衛生的業者可能會忽略盛裝蜂蜜的大型容器之清潔;同時,因為目前台灣蜂農通常規模較小,沒有自有濃縮廠,因此在蜂蜜產業鏈中,上游小規模的蜂農在採完蜜後,會送到代工濃縮廠去濃縮,問題就出在這一段。即使最上游的蜂農對自家產品有絕對自信,但若是其他共用代工濃縮廠的產品中有農藥殘留等疑慮,產品便可能受到交叉污染,「所以現在漸漸有一些比較有規模的收購商,他們會想要自己有濃縮廠。」陳裕文說。

最後,濃縮完成的蜂蜜就可以進行裝瓶、販售,但陳裕文提醒,因為目前業者為了確保一整年的供應量穩定,大多不會直接將所有的蜂蜜裝瓶,而是會先將部分蜂蜜儲藏在倉庫中,如此一來,保存環境的溫度與裝瓶前的品質檢測便十分重要,這樣才可以制定出準確的保存期限給消費者參考。

看了這麼多蜂蜜生產過程中的難題,可以知道這是個靠天吃飯的產業。下次吃蜂蜜時,你是否更能體會其中得來不易的珍貴價值了呢?

蜂蜜最常出現的食安問題就是摻混造假,雖然不至於對健康有立即威脅,但長期食用過多的糖漿恐怕也不利於健康。究竟蜂蜜該怎麼買、怎麼吃?《食力》一次告訴你!

 

聽說蜂蜜會有抗生素或農藥殘留的問題?市面上假蜜流竄,到底如何選擇?蜂蜜結晶了就不能吃嗎?蜂蜜不是糖,糖尿病患可以盡量享用?用途多樣的蜂蜜廣受人們喜愛,但蜂蜜究竟要怎麼買、怎麼吃,你真的瞭解嗎?現在就跟著《食力》一起來看看蜂蜜愛好者一定要知道的六大撇步!

2015年7月底,知名連鎖茶飲店50嵐所使用的進口原料蜂蜜被驗出抗生素殘留,據農糧署表示,當年截至當時為止已抽驗395件國產蜂蜜,皆無驗出抗生素,不過其中有9件農藥殘留,比例約為2.3%,也使民眾關注到蜂蜜的食安問題。

其實目前台灣蜂農大多不再使用抗生素,僅有少數蜜源植物造成的農藥殘留問題,雖然國內蜂蜜被驗出農藥殘留的比例不高,但仍有少數案例發生。國立宜蘭大學生物技術與動物科學系教授陳裕文認為,比起國產蜂蜜,由於進口蜂蜜的產地法規可能較鬆、辨別蜂蜜攙假的技術又未臻成熟,品質反而更難把關,也是我國應該加強管理的部分。

除了抗生素、農藥殘留問題之外,蜂蜜最常見的食安問題就屬摻混造假了,陳裕文表示,雖然吃到糖水混充的調和蜂蜜不會對健康有立即的危害,但缺乏了消費者原本希望從蜂蜜攝取的健康保健成份,且長期食用過多也會對健康有不良的影響,因此他仍認為以高果糖糖漿製成的調和蜜不應以「蜂蜜」為名。

面對市面上眾多假蜜流竄,消費者又難以輕易辨別的情形,陳裕文建議消費者選購有標章認證的產品。除了農委會輔導台灣養蜂協會辦理的「國產蜂產品證明標章」之外,宜蘭大學也與業界合作推出「台灣優質純蜂蜜」,兩種認證皆會逐批檢驗農藥、抗生素,以及蜂蜜品質,對消費者較有保證。

而買回家之後,蜂蜜該如何保存呢?結晶了是不是就不能吃了?陳裕文表示,雖然蜂蜜在常溫下就可以長期保存,不過若是保存溫度愈低,蜂蜜的品質就劣化得愈慢,因此若是沒有要立即食用,可以將蜂蜜儲存在冷凍庫中,只要保存溫度夠低,不但不會結晶,更能減緩品質下降的速度。而若是家中蜂蜜不慎結晶了,其實也不用擔心,只要用溫水隔水加熱使其融化即可;其實,結晶蜂蜜也是西方國家常見的產品,無論是用來塗抹麵包或沖泡茶飲都很方便。

不過,食用蜂蜜時需要特別注意,若是用過熱的水沖泡,會使蜂蜜中有益健康的成分(如酵素、維生素等)受到高溫破壞,如此一來蜂蜜便喪失了原有的營養保健功能,非常可惜!另外,1歲以下的嬰兒與糖尿病患這兩種族群在食用蜂蜜上都需要特別注意,因為嬰幼兒有食用蜂蜜而中毒的風險,最好避免食用,而糖尿病患則要注意別因蜂蜜天然、健康就忽略了醣類攝取量,畢竟蜂蜜仍是由果糖與葡萄糖所組成,過量食用仍會造成負擔。

在植物沒有分泌花蜜的期間,蜂蜜就是蜜蜂的主食,而蜂花粉是其他營養的來源;蜂王乳則是專門提供給蜂王和幼蟲的食物;至於蜂膠,其實算是蜜蜂的草藥,可用來提升蜂群免疫力。

 

古埃及人早在3500年前便已經使用蜂蜜來治病,蜂膠、蜂王漿更是熱門多年的保健食品,你知道人類還偷吃了哪些蜜蜂的食品嗎?蜂蜜、蜂膠、蜂王漿究竟是什麼東西?對蜜蜂來說又各有什麼不同的功能呢?快跟著我們一窺蜂蜜的秘密吧!

蜂蜜是蜜蜂以花蜜釀製而成的物質。釀製成熟的蜂蜜能夠抑制細菌生長,因此能長期保存,是蜜蜂在非流蜜期的主食,在沒有花蜜可吃的時候,蜜蜂就靠著先前儲存下來的蜂蜜果腹。對蜜蜂而言,蜂蜜是其主要的熱量來源,就如同我們的主食一般。而不同的蜂蜜,受到蜜源植物種類、採蜜期氣候、飼養管理及採蜜方式等變因的影響,其成分與風味皆會有所不同,不過仍有許多共通的特性。

一般來說,蜂蜜中含有大量的果糖與葡萄糖,此外也有豐富的有機酸和酵素。因其水分含量僅有15-20%、pH值約為3.2-4.5,更含有過氧化氫等抑菌物質,不利於細菌生長,科學家也發現蜂蜜能夠用來幫助傷口癒合;此外,還有保護胃部及通便等調整腸胃道疾病的作用,而其抗氧化功效也是科學家積極研究的主題之一。

在台灣,最常見的蜂蜜就是龍眼蜜和荔枝蜜了,你知道這兩者有什麼差別嗎?龍眼蜜顏色較深,風味濃郁、甘甜可口,也較不易結晶;而荔枝蜜則色澤較淺,具有荔枝花香,且容易結晶。此外,不限特定蜜源植物的「百花蜜」,較無季節、產地的限制,風味帶酸,是龍眼蜜和荔枝蜜以外最常見的產品。而如咸豐草蜜、柑橘蜜、紅淡蜜、紅柴蜜等地方特色蜂蜜,也都具有各自的特殊風味。

除了蜂蜜之外,蜜蜂採集植物原料所製成的物質還有「蜂花粉」與「蜂膠」。其中,蜂花粉為蜜蜂採集花粉粒,再混合少許蜂蜜與唾液分泌物所製成。對蜜蜂而言,蜂花粉是其蛋白質、脂類、礦物質與維生素的主要來源,也被人類視為極佳的營養補充品。

而蜂膠是蜜蜂從特定植物的樹皮、樹枝及樹芽上,採集出一種樹脂狀物質,攜回蜂巢並加入分泌物及蜂蠟、花粉等物質所製成,可以說是蜜蜂的草藥,原本是用來增強蜂群免疫力的物質,對人體也有調節新陳代謝、抗氧化等多種功能。

除此之外,吃起來酸澀辛辣難以入口的「蜂王漿」,原本是工蜂的分泌物,用來提供給蜂王及幼蟲食用,因其具有多種人體必需的營養成分及保健功效,也成為熱門的保健食品。所以其實除了蜂蜜,人類藉由蜜蜂取得的食物和營養補給品可說是相當多元,下次看到蜂蜜、蜂膠、蜂王漿等眾多蜂產品,別再傻傻搞不清楚囉!

2015年11月中旬台北市衛生局抽驗市面蜂蜜,赫然發現不少假的「純蜜」商品,來源不乏知名百貨公司與有機超商通路,違規的商品甚至包含了標榜純淨,由法國、紐西蘭進口的高級蜂蜜,看來只要評上貼上了「百分之百純蜂蜜」的標籤,這些具有商譽的通路廠商也未必能夠分辨瓶中蜂蜜的純度。

日前舉行的一場食品分析研討會中,國內台灣蜜蜂與蜂產品學會理事長同時也是宜蘭大學生物科技與動物科學學系教授陳裕文,分享了從學理上解析蜂蜜到底是什麼?同時也分析了現在市售蜂蜜產品真偽混摻檢驗的困難點。

如何定義真蜂蜜?

蜂蜜是蜜蜂採集植物的花蜜,帶回到蜂巢釀造而得。植物性的蜜源有,由花朵或是植物嫩條的密腺所分泌出來的花蜜(nectar)。也有所謂的蜜露(honey dew),由蚜蟲攝食後所分泌的蜜露即是。一般花蜜多來自植物花蜜(nectar)。蜂蜜的花蜜來源繁多,不同季節,經過蜜蜂辛勤的勞動轉化,造就了豐富而多樣的滋味。這樣的複雜度,卻也同時是蜂蜜真偽鑑定的難度所在。針對蜂蜜,我國在民國49年即訂立了CNS1305標準,國家標準下將國產蜂蜜分為「龍眼蜂蜜」及「蜂蜜」兩項,訂立蔗糖含量、糖類含量、酸度及羥甲基糠醛(Hydroxymethylfurfural ,HMF)範圍。然而,CNS標準凸顯的是製造過程、含量比例的狀態。台灣現行並無公告的蜂蜜檢驗方法。若需要檢驗蜂蜜真偽,一般會綜合國際分析化學家協會(AOAC)的碳同位素檢驗法以及CNS1305一起比對。


國際分析化學學會 碳同位素蜂蜜檢驗方法

幾乎所有的蜜源植物屬C3植物,其δ13C值大約在-28‰~22%之間,而製作高果糖玉米糖漿的植物屬C4植物,其δ13C值範圍為-20‰~10‰。使用儀器辨析蜂蜜中碳13(δ13)的比例,小於23.5‰時是真蜜,而δ13C值大於21.5‰的蜂蜜,假蜜的概率為99.996%。灰色地帶的-23.5‰到-21.5‰,這個區域內的蜂蜜可能是真的、也可能是假的。

純正蜂蜜的挑戰

蜂蜜造假非常容易,陳裕文舉常見辨認方法破解:

1. 現搖的蜜沒有造假的可能?
台灣山區風景區路邊常見的蜂箱現搖蜂蜜,乍看很真很純,卻通常是蜂農事先把蜂蜜、調和蜜倒入蜜槽中,再賣給當場的消費者,失去「現採」的意義。另外來說,若蜂農是當場現採,陳裕文也不建議消費者購買──「現場搖下來的蜂蜜,脫水的程序不夠完整,裝到瓶裡因為含水量高,不出一個禮拜就會因為發酵而泛酸」。

2. 不透明的蜂蜜才是真蜜?
一般來說,純正的蜂蜜沒有辦法非常透明,因為天然的蜂蜜容易混雜花粉,造成些微的混濁。而人造的蜂蜜以高果糖糖漿調色調香製成,自然可以非常地透明。但這種分辨方法,如果遇到有心造假的廠商,事後加入花粉或澱粉顆粒,也可以做出不透明的效果。

3. 螞蟻不吃的是真蜂蜜?
螞蟻不吃是因為蜜太過黏稠,無法吸食,無關真假。真蜜富含葡萄糖和果糖,稀釋了螞蟻還是非常喜歡的。

4. 會結晶的不是真蜂蜜?
蜂蜜會不會結晶,跟不同蜂蜜內的成份差異以及環境狀態有關。當氣溫低、或是水份含量很低的時候,過飽和糖溶液的蜂蜜中的葡萄糖便很容易結晶析出。葡萄糖比較多的蜂蜜類型,如:紅柴蜜、荔枝蜜、油菜蜜,就很容易產生結晶。因此,其實正好跟謠傳相反,會結晶的蜜,通常是真蜜。

5. 真蜂蜜加水搖晃為什麼會產生泡泡?
蜂蜜加水稀釋後搖晃,如果是真蜜,要晃生成的泡沫可以維持很久不散。這是因為蜂蜜中含有蛋白質成分的關係,最主要的蛋白質成分之一,便是澱粉酶。澱粉酶來自蜜蜂採蜜時自然分泌混入,蜂蜜如果存放的越久,澱粉酶的量就越少。因此這被用來當做檢驗標準之一。

6. 怎麼摻糖造假?
現在的蜂蜜隨著蜂群的消失,一年比一年貴,陳裕文表示今年龍眼蜜的批發價格已是15年前入行時的10倍。業者通常是購買一桶原蜜,以10~50%不等的比例,調和高果糖糖漿、香料、焦糖色素來調配。因此,驗糖蜜的成份比例是一個方法。不過,在非開花季節,蜂農會餵食蜜蜂糖水當做過渡期的食物,如果沒有讓蜜蜂好好的出門採蜜就採收蜂巢中的蜜,檢驗後也會出現糖蜜殘留過高的情形。

7. 碳同位素檢驗法的例外
碳同位素檢驗法是用,高果糖糖漿與蜂蜜的碳來源差異來做判別。但是陳裕文教授發現,市面上有一種高果糖糖漿原料來源不是C4植物的玉米,而是C3植物的樹薯。因此不能單以碳同位素這個指標來檢驗。

給一般消費者的蜂蜜色、香、味辨認指南

消費者日常購買缺乏科學儀器協助,除了購買可信賴的認證商品外,農委會和台灣養蜂協會提供了最簡單的方法,從蜂蜜的色、香、味找出純蜂蜜的特性,辨別純蜜與調和蜜,供食力讀者參考。
目測:純蜂蜜外觀上以手指放在瓶後,有模糊的感覺,表面氣泡少;調合蜜外觀上相當透明,五指放到瓶後看的一清二楚,表面無氣泡
嗅覺:純蜂蜜開瓶時聞到特有植物的花香味。調合蜜則是聞到化學的香精味。
味道:純蜂蜜有花香味、口感甘潤。結晶蜜的糖融化快速,且加水搖振時泡沫多,泡沫持久消失慢,以熱開水沖泡時香甜微帶酸味;調合蜜品嚐時沒有天然花香味,只有糖水的甜感。加水搖振泡沫少,消失快,熱開水沖泡只喝出甜味,不帶有酸的感覺。

蜂蜜結晶為自然的物理現象,蜂蜜含有葡萄糖和果糖,葡萄糖在低溫和適當水分條件之下便有可能會結晶。

 

冬季天氣寒冷,吃早餐時要拿取蜂蜜食用時,卻發現蜂蜜產生了結晶凝固現象,難道這是蜂蜜變質或是買到不純的蜂蜜?其實蜂蜜結晶是一種自然的物理現象,蜂蜜含有葡萄糖和果糖,而葡萄糖在低溫和適當水分條件之下便有可能會結晶,因此出現結晶時並非買到假蜂蜜或劣質蜂蜜。

蜂蜜會發生結晶狀況是屬於物理現象,農委會苗栗區農業改良場表示,蜜蜂在釀蜜時會將蔗糖轉化為葡萄糖和果糖,而糖類其實佔蜂蜜組成的60~80%,在釀蜜過程中水分會降低到20%以下,因此蜂蜜是富含有葡萄糖和果糖的過飽和溶液。當葡萄糖在低溫且水分條件合適時,會產生結晶現象,蜂蜜中的雜質如小顆粒、花粉或氣泡等可以做為晶核,而葡萄糖會附著在晶核上,最後從蜂蜜中析出而形成結晶體。因此葡萄糖含量較多的蜂蜜,例如荔枝蜜、紅柴蜜以及油菜蜜等,便相對容易結晶,根據農委會蜂蜜主題館的資料指出,以果糖為主的調和蜂蜜不會產生結晶現象。

如果發現購買的蜂蜜發生結晶也別太過緊張,其實有辦法可以讓其融化,可以將瓶口鬆開,並放置在50度C的溫水中隔水加熱,受熱後結晶便會逐漸融化即可倒出取用,而苗栗場也特別提醒,在溶解時水溫不要過高,以免破壞了蜂蜜當中的酵素和風味。

不過其實結晶蜂蜜在西方國家中是常見的蜂蜜產品,據農委會資料指出,結晶蜂蜜是使用較容易結晶的荔枝蜂蜜或其他蜂蜜,再透過加入結晶時能呈現較細緻的荔枝蜜或油菜蜜等作為結晶晶種,加入蜂蜜中能促進結晶的效果,添加晶種後攪拌均勻並裝瓶,再放到低溫的環境下促發蜂蜜結晶後便完成,結晶後的蜂蜜其實非常適合塗抹於麵包或沖泡茶飲時添加使用。

因此若是發現蜂蜜結晶其實不須過度擔心,除了將其隔水加熱溶解外,使用於麵包塗抹等都是不錯的選擇,可別害怕食用而將其丟棄了。

三月 16, 2017

蜜蜂正夯!紐西蘭掀起「偷蜂潮」 全因蜂蜜價格飆漲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路透報導,紐西蘭警方和養蜂業者14日表示,由於蜂蜜價格大幅飆漲,紐西蘭的蜜蜂正遭到有組織的犯罪團體偷竊且交易,以尋求獲取高額利益。

紐西蘭蜂蜜商The True Honey經理伯金(Laurence Burkin)表示:「不管是什麼目的,偷蜂已成了新一波的淘金熱。」該公司的蜂巢也遭竊。

紐西蘭警方指出,蜂巢竊案愈來愈多,截至1月止的六個月期間發生了高達400件蜂巢或蜂蜜竊案。

紐西蘭政府的資料顯示,以抗菌特性和風味為最大特色的紐西蘭麥蘆卡(Manuka)蜂蜜,價格從2012年以來已飆漲三倍,目前每公斤達102美元,而一座蜂巢價值更高達1,390美元。

紐西蘭警方和養蜂業者14日表示,由於蜂蜜價格大幅飆漲,紐西蘭的蜜蜂正遭到有組織的...紐西蘭警方和養蜂業者14日表示,由於蜂蜜價格大幅飆漲,紐西蘭的蜜蜂正遭到有組織的犯罪團體偷竊且交易,以尋求獲取高額利益。(圖/美聯社)

三月 15, 2017

一旦得到中囊病毒 無藥可解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台灣野蜂罹患傳染力極強的病毒,這種病毒專門攻擊五天大的幼蟲,發病後幼蟲會變成水泡般的囊狀體,並且出現尖頭蛹、巢室塌陷的狀況。因為這種病毒至今無藥可醫,也沒有疫苗,導致全台在人為飼養的蜂場中,超過九成蜂群死亡。

http://daaimobile.com/desktop/news-detail.php?id=47976

 

偷渡!招蜂引"毒"防不勝防

台灣野蜂罹患中囊病疫情,攻擊人為飼養的蜂場,殺死九成以上的野蜂,而且疫情還在持續擴散,讓野蜂生態,面臨前所未有的浩劫。嘉義大學比對病毒株的基因序列,發現跟中國大陸病毒株相似度極高,不排除有蜂友從中國大陸,偷渡帶有「囊狀病毒」病原的中國蜂蜂王所致。由於野蜂的交易頻繁,更加快了病毒傳播速度。

三月 9, 2017

危及蜜蜂存活 蜂農建議「益達胺」剔除防治品項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南投縣蜂農向縣府陳情,「益達胺」農藥殺蟲劑危及蜜蜂生機,不容政府漠視,圖為蜂農看顧蜜蜂情形。(記者謝介裕攝)

南投縣蜂農向縣府陳情,「益達胺」農藥殺蟲劑危及蜜蜂生機,不容政府漠視,圖為蜂農看顧蜜蜂情形。(記者謝介裕攝)

〔記者謝介裕/南投報導〕異常氣候,導致花期錯亂,蜜蜂經常採不到花蜜,增添蜜蜂飼養困難度,最近農委會動植物防檢局針對荔枝樁象蟲害提供生物防治法以外,也公告多種防治的藥劑,其中「益達胺」可能危及蜜蜂生機,引發蜂農強烈反彈,希望能將「益達胺」從中央防治蟲害建議藥劑品項官網中刪除,南投縣府農業處副處長林美珠受理陳情後,也允諾將蜂農心聲向中央反映,並建議農友多採用生物防治法,減少對環境與生態的影響。

南投市登豐養蜂場長蕭博轅說,據台大專家學者研究,農藥殺蟲劑「益達胺」,會導致工蜂中毒後沒有能力飛回;幼蜂受低劑量汙染後,雖能長大,但卻會喪失學習記憶的能力,飛出採蜜後無法回巢,最終導致蜂群生態崩解,加上台灣蜜蜂產品年產值高達23餘億元,至少有40種以上作物仰賴蜜蜂授粉,更何況,歐盟發現「益達胺」等類尼古丁劑的使用,對蜜蜂存活危害甚鉅,也早已禁用,實不容政府輕忽。

「嗡嗡嗡,嗡嗡嗡,大家一起勤作工…」,這首「小蜜蜂」兒歌大家耳熟能詳,惟在異常氣候變化下,似乎一切都變調了,尤其,荔枝與龍眼2種作物花蕊,堪稱是蜜蜂最重要的採蜜來源,惟因氣候或蟲害,不是花期延後,就是開花無蜜,導致蜜蜂幾乎採不到花蜜,若「益達胺」再被廣泛使用,豈不雪上加霜?

因此蜂農建議政府能善盡農藥使用督導及管理職責,減少人為不當施藥,提供蜜蜂更好的棲息環境,讓養蜂業達到永續經營目的。

相關關鍵字:

益達胺 蜂農 蜜蜂

標籤: ,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