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月 15, 2017

日本全民養蜂│從銀座到高中女生都來了,連機場也養蜂!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by 上下游駐日記者簡嘉潁 on 2017 年 08 月 15 日 in 食農教育

近年日本民間興起一股養蜂風潮,2006年從銀座發起的「銀座蜜蜂計畫」已成為活化地方的最佳典範,吸引其他社區紛紛跟進。

這股熱潮還蔓延至學校和機場,2010年、2011年長野縣富士見高中、北海道大通高中紛紛在校園內養蜂。不僅讓學生認識在地生態環境,舉辦試吃會、販賣蜂蜜更是與社會接軌的寶貴體驗。2016年島根縣萩·石見機場展開「機場養蜂計畫」,創下日本首例,除了活用機場空地,更計畫利用蜂蜜開發新的特產品、促進地方發展。

飼育日本野蜂的業餘養蜂家亦有增多趨勢,據推測達五萬人左右。由於養殖野蜂一開始的最大難關的就是「怎麼捕獲」,日本野蜂最大討論社群經營者、本身也是APP開發工程師志賀祐一認為,問題在於對蜜蜂生態不夠瞭解,於是從2015年開始製作「分蜂地圖」,邀請網友發現分蜂時上傳分享,透過資訊共享掌握稍縱即逝的分蜂時期。

長野縣富士見高中養蜂社成員(照片來源:富士見町網站)長野縣富士見高中養蜂社成員(照片來源/富士見町網站)

屋頂養蜂先驅「銀座蜜蜂計畫」,成活化地方催化劑

2006年,「銀座食學墊」、「銀座街道研究會」的成員開始嘗試在銀座大樓的屋頂上飼養蜜蜂,後來還成立「NPO法人銀座蜜蜂計畫」,是日本都市屋頂養蜂的先驅。從3個蜂箱、150公斤蜂蜜開始,今年已擴展到25箱、產量也突破1公噸。

由於飼養數量不多,銀座蜜蜂計畫仍用手動離心器採蜜(攝影/簡嘉潁)由於飼養數量不多,銀座蜜蜂計畫仍用手動離心器採蜜(攝影/簡嘉潁)

他們透過飼育蜜蜂瞭解銀座的環境與生態系,採得的蜂蜜請當地知名甜點店、和果子店製作糕餅甜點、用蜂蜜酵母釀啤酒,僅在銀座限定販賣;另外也將蜜蠟製作成蠟燭,交給在當地的教會使用,達到真正的地產、地銷、地用。

「銀座蜜蜂計畫」更串起了地方上的居民,鄰近高中種「菜之花」(即油菜花),好讓蜜蜂在花卉稀少的初春也有花蜜可採;名為「BeeGarden」的屋頂綠化計畫,邀請銀座各商業大樓一起在屋頂上種植蜜蜂喜愛的植物,還種植毛豆、番茄、花生、蕃薯等作物,採收後交由當地商家製作成銀座限定商品,擴大了從蜂蜜開始的地產地銷循環。

銀座蜜蜂計畫吸引了日本超過100個地方跟進,包括都內的涉谷、池袋、日本橋、自由之丘等地,還有北海道、盛岡市、仙台市、橫濱市等。

銀座蜜蜂祭,現場販售來自日本全國及世界各地的蜂蜜,還有蜂蜜酒及其他加工品(攝影/簡嘉潁)銀座蜜蜂祭,現場販售來自日本全國及世界各地的蜂蜜,還有蜂蜜酒及其他加工品(攝影/簡嘉潁)

蜜蜂成最佳教材,日本高中推養蜂

近年養蜂潮更吹進校園,北海道、長野、神奈川、愛知、廣島……,從鄉下到都市,越來越多的高中投入養蜂。

長野縣富士見町富士見高中於2010年成立了十分少見的養蜂社「ハッチ·Bee·8(日文中與蜜蜂同音)」,更一開始就挑戰養日本野蜂。社員們從栽培野蜂引誘植物金稜邊蘭(キンリョウヘン)開始,設置蜂箱、觀察蜜蜂生態,還學會了人工分蜂。

養蜂社除了調查當地擁有的自然資源,2012年還發起「honey walk」的活動,帶著小學生一同尋找蜜源植物,發現休耕地非常多,便邀請地方上的居民一起開闢花圃,混植蕎麥、香草、蔬菜,確保蜜源。

採收的蜂蜜主要在「蜂蜜收穫祭」時分享給在地居民,也會請當地餐廳開發料理,每到七月,他們還會與東京青山的餐廳合作,舉辦為期一天的「富士山高校蜂蜜餐廳」由社員們擔任服務生,提供用長野食材和蜂蜜做成的套餐。

活躍的行動,讓養蜂社在2012年一舉奪下「日本學校農業社團全國大賽」的最優秀賞及文部科學大臣賞,之後更數度獲獎,去年還出版了《蜜蜂高中生 富士見高中養蜂部物語》一書,講述從創社到得獎的過程。

養蜂從環境教育,延伸到美術與商品設計

北海道札幌市的大通高中為了活化屋頂空間,從2012年開始養蜂,並積極導入現有的課程當中。「一開始養蜂是環境教育的一環,後來漸漸擴展到各個科目。像是蜂蜜標籤的圖案設計是美術課的授課內容、文字則是由書法老師帶著學生一起完成。」大通高中的書法老師表示,蜜蜂可說是現成的活教材。

去年市内飯店業者主動提出合作,除了在早餐吧時段提供蜂蜜,未來更打算逐步開發蜂蜜商品、導入飯店內餐廳;今年七月底大通高中更主動出擊,在銀座舉辦的「2017蜜蜂祭」擺攤販售蜂蜜。學生有條不紊的招呼客人試吃、介紹刺槐、百花、日本椴樹三種蜂蜜,引起不少注目。

請客人品嚐蜂蜜的大通高中學生(攝影/簡嘉潁)請客人品嚐蜂蜜的大通高中學生(攝影/簡嘉潁)由大通高中師生共同設計完成的蜂蜜標籤(攝影/簡嘉潁)由大通高中師生共同設計完成的蜂蜜標籤(攝影/簡嘉潁)

日本首例!島根縣萩˙石見機場「機場蜜蜂計畫」,盼活化地方

2016年島根縣萩·石見機場的「機場蜜蜂計畫」,創下日本機場內養蜂的首例。

為了活化地方、提升機場知名度,全日空關聯公司「ANA總合研究所」和「萩·石見機場航廈大樓」展開合作,在機場內的空地設置20個蜂箱,董事長本橋春彥還站上第一線,向廣島的NPO拜師學藝。「今年(2017年)已經增加到35箱了,產量有500公斤,是我們原先預估的兩倍左右。」

他表示,除了在機場內販賣蜂蜜之外,也打算開發新特產。同時也計畫舉辦採蜜體驗、並開放認養蜂箱。或許未來機場不再只是旅客的過道,而是居民聚集的場所也說不定。

島根縣萩石見機場從去年開始推養蜂,希望能提高機場知名度、活化地方(攝影/簡嘉潁)島根縣萩石見機場從去年開始推養蜂,希望能提高機場知名度、活化地方(攝影/簡嘉潁)

稀少的「機場蜂蜜」(攝影/簡嘉潁)稀少的「機場蜂蜜」(攝影/簡嘉潁)

蜂箱設置在機場東側的空地,離飛機跑道有段距離蜂箱設置在機場東側的空地,離飛機跑道有段距離

「科技養蜂」建立分蜂地圖,共享蜂群大數據

近年飼育日本野蜂的業餘愛好者有增多趨勢,據推測約有五萬人,但年齡層較高,大都五、六十歲以上,日本最大的日本野蜂社群網站「日本野蜂的Q&A」經營者志賀祐一卻是個異數──他年僅三十歲、養蜂資歷已超過十年。

國中時父母開始養蜂,志賀也因此一頭栽入日本野蜂的世界,白天是APP開發工程師,晚上就經營社群、販賣蜂箱及周邊。他發現業餘養蜂人往往難以判斷正確的分蜂時期,錯過捕獲良機,因此於2015年開發「分蜂地圖」,養蜂人可以透過網路回報當地的分蜂狀況,2015年有500件、2016年有750件的投稿。「日本分蜂隨著櫻花開花前線,由南向北發生, 透過地圖大家可以分享訊息,順利捕獲蜜蜂。」

觀察今年的分蜂地圖,明顯九州、關西、關東等地的投稿偏多,山陰、四國、東北等地則零零落落,甚至還有「未發現蜜蜂」的報告。撇開九州業餘養蜂興盛、高齡養蜂人網路使用率低的人為因素,志賀認為蜜蜂減少或許也跟近年蜜蜂氣管蟎肆虐和農藥的影響有關。然而國內並沒有相關調查,很難判斷到底減少了多少。

觀察野蜂狀態的養蜂人(照片提供:志賀祐一)觀察野蜂狀態的養蜂人(照片提供:志賀祐一)

至於台灣是否有可能使用分蜂地圖?他認為,台灣國土不大,或許分蜂時期會比較相近,不會遇到像日本這樣分蜂時期難以預測的問題,但如果台灣也有捕獲野蜂飼養的習慣,或許也能夠試試分蜂地圖,幫助掌握分蜂時期。

志賀更打算開公司投入科技養蜂,預計推出花粉檢驗以確保蜂蜜品質、裝設麥克風監測蜂群聲音掌握蜜蜂健康狀況,「近年有關蜂群聲音與蜜蜂健康關聯的研究很多,如果能夠加以活用,就能夠讓養蜂變得更加科學化。」現在有業者推出在蜂箱上裝設感應器監測蜜蜂狀態的服務,一個蜂箱動輒3萬日圓,不是一般人負擔得起,他估算裝設麥克風的話一個蜂箱只需花費3000~4000日圓,大幅降低成本。

近年日本的業餘養蜂人越來越多,養的是日本野蜂(趙胼提供:志賀祐一)近年日本的業餘養蜂人越來越多,養的是日本野蜂(照片提供/志賀祐一)

八月 14, 2017

「蜜蜂沒我照顧會死」槍毒重犯求交保 愛蜂法官放他走了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2017/08/14 09:14:00

 

社會中心/綜合報導

台南市刑大父親節當天逮捕槍砲通緝犯張英德,並在他白河住處找到改造槍械及毒品,台南地檢署檢察官以張有逃亡之虞,向台南地院聲請羈押。張英德出庭時坦承涉案,但他表示,必須照顧家裡200多箱的蜜蜂,否則這些蜜蜂一周內就會死,希望交保;法官最後以「本於愛護生命,讓所養蜜蜂不會發生死亡憾事」等理由,裁定張嫌10萬元交保。

 ID-869299

▲張英德因蜜蜂獲交保。(圖/資料照)

48歲的槍砲通緝犯張英德8日在住家被捕,警在他家當場查獲一把改造的沙漠之鷹及上百顆子彈半成品,並起獲18克安非他命,台南地檢署檢察官訊問後以張有逃亡之虞,向台南地院聲請羈押。

法院審理時,張英德表示,自己必須照顧家裡200多箱的蜜蜂,否則這些蜜蜂一周內就會死,希望能交保;對此,台南地院強制處分專庭法官王國忠認為,張嫌承認改造槍枝、槍彈事實,犯行重大,但被告稱要照顧200多箱蜜蜂,「本於愛護生命,讓所養蜜蜂不會發生死亡憾事」,認為被告逃亡之虞應可改以交保取代,裁定無羈押必要,諭知10萬元交保。

這個消息傳出後,立刻震驚法界人士,有人酸遇到「愛蜂法官」,也有律師認為這名法官的見解相當荒謬,乾脆以後所有要幹壞事的人都來養蜜蜂;警察則表示,不眠不休偵辦此案,結果罪證確鑿還能交保,他感歎,「蜜蜂比治安重要!」

對於外界質疑,王國忠表示,自己辦案一向秉持良知,檢警的聲請事項不是送來就照准,至於外界給他的評價則不予置評。王國忠也說,雖然也認為張嫌有逃亡之虞,但考量張家無其他人可替代張嫌養蜂,加上張開庭時態度良好,才用選擇相信他,以交保10萬元替代收押。

八月 14, 2017

「愛蜂」裁定網民撻伐 王國忠:我心如秤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2017-08-14 11:53

〔記者王俊忠/台南報導〕台南地院強制處分庭法官王國忠認同被告需回家養兩百多箱蜜蜂、准被聲押的槍砲犯交保十萬元的裁定,在司法界、輿論引發批評爭議軒然大波。王國忠表示,或許對蜜蜂生死、被告生計是他多慮了,但他做出交保裁定並不後悔,即使現在網民一片撻伐,「我心如秤」。

  • 台南地院強制處分庭法官王國忠。(記者王俊忠擷取自王國忠臉書)

    台南地院強制處分庭法官王國忠。(記者王俊忠擷取自王國忠臉書)

王國忠指出,此案本來就是覊押必要性的考量,在天秤的一端是重罪,曾經遭到通緝、在警察到場搜索前逃離現場的事實;另一端是200多箱的蜜蜂將因羈押被告,造成蜜蜂無人看顧死亡或飛逃,不管是死亡或飛逃,都會造成被告家計問題。所以他思考能否找到一個方法,在足以確保被告日後不逃亡的情況下,又能兼顧被告家庭生計,不要造成蜜蜂大量消失的慘劇?

王法官表示,在被告認罪且信誓旦旦的情況下,他真的以為以相當金額具保後,被告不至於逃亡,所以決定讓被告交保,這原本是可受公評之事,但檢察官將「裁定原本」放上網站,並先將自己意見表述,引導網民有先入為主的觀念,姑且不論檢察官是否有違反偵查不公開的洩密行為,試想在輿論一面倒的情況下,抗告法院敢駁回嗎?

王國忠認為,被告行為固然咎由自取,但執行服刑是判決確定後的事,不能把羈押當作有罪判決的預先執行,這就是無罪推定原則的精神,很遺憾,這個天秤將因檢察官的作為傾斜了。在他看完整個卷宗、還沒有閞始訊問前,原本以為這名槍砲被吿確實該押,但訊問結束後,他重新思考,這案件雖屬重罪,但畢竟還沒有被害人,所有改造工具也都扣案,短期內不會再有改造槍彈的可能。

王國忠強調,他思考的是若收押被告,極可能造成200箱蜜蜂飛逃、死亡,連被告家計也影響了!或許他不該考量蜜蜂會不會死?不該考慮被告的家庭生計?反正收押被告就對了,但是最後他做不出收押的決定,可能是他多慮了,但他並不後悔,即使現在網民一片撻伐之聲,他的心依然如秤。

對於王法官指摘檢察官把裁定原本po網行為,台南地檢署襄閱主任檢察官陳建弘表示,檢方會進一步調查、了解是不是檢察官po網的!

八月 13, 2017

嘉義市成立木材平台 廢棄樹幹等待新生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2017-08-12 17:45聯合報 記者姜宜菁╱即時報導

 

嘉義市環保局成立木材平台,將行道樹修剪後的樹枝及木材分享給所有市民,「減少一公噸,就省下150元」,廢棄木材再使用及再循環達到環保概念,同時減少市庫支出,即日起至8月15日,歡迎民眾登記申請木材資源。

嘉義市清潔隊長謝英峰表示,嘉義市行道樹包括印度紫檀、櫸木、榕樹等,每年修剪行道樹後產生的木材以樹枝佔大宗,其次為直徑10到15公分的樹幹,直徑30公分以上的樹幹最少,以往木材皆以廢棄物的方式委外處理,每公噸花費1500元。

今年首創木材平台,依據木材的種類、樹枝長寬高,來媒合供需與創造商機,首批開放130公噸供民眾登記領取。謝英峰指出,行道樹屬於國家財產,民眾任意修剪或是撿樹枝易觸法,「既然我們年年減修,何不開放民眾認領」,市府省下委外處理,民眾獲得所需,一舉兩得。詳洽環保局05-2251775。

嘉義市府成立木材平台,修剪路樹產生130公噸樹幹、枝,即日起供民眾登記領取。記者...嘉義市府成立木材平台,修剪路樹產生130公噸樹幹、枝,即日起供民眾登記領取。記者姜宜菁/攝影

嘉義市府成立木材平台,修剪路樹產生130公噸樹幹、枝,即日起供民眾登記領取。記者...嘉義市府成立木材平台,修剪路樹產生130公噸樹幹、枝,即日起供民眾登記領取。記者姜宜菁/攝影

八月 6, 2017

「熊」跡全都錄 台灣黒熊愛吃蜂蜜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玉管處人員在瓦拉米園區捕捉到台灣黑熊爬樹嬉戲覓食的身影。(玉管處提供)

2017-06-22 20:10

〔記者謝介裕/南投報導〕「熊」喜歡吃蜂蜜?玉管處南安管理站保育巡查人員執行巡查勤務時,意外在玉山國家公園瓦拉米園區發現諸多「熊」蹤,有的爬上樹幹嬉戲、覓食;有的冒險在挖掘山壁上的蜂巢,準備飽餐一頓;甚至還捕捉到失散的小熊與母熊重逢的團圓畫面,不但讓人看到台灣黑熊母愛的一面,影像也印證熊真的愛吃蜂蜜,且並非卡通或童話故事中虛構的情節。

六一豪雨過後,玉管處人員上山巡查,還好園區受創情況不嚴重,巡查人員沿瓦拉米步道推進期間,突然聽到熊叫聲響,進一步探查發現母熊沿著河床而上,研判應是母熊在呼叫走散的小熊,巡查人員見機不可失,也火速拿出照相機、手機拍照,並錄下母熊繞過森林與小熊重逢團聚的畫面,顯見母愛不分人類與動物都同樣偉大,也令人感動。

玉管處表示,全台初估台灣黑熊數量約200至600隻之間,瓦拉米園區堪稱是台灣黑熊最多的棲地,以往在高山想要看到黑熊都是可遇不可求,如今吃蜂蜜地點距瓦拉米登山口僅1.7公里左右,雖然代表保育有成,但也意味人熊不期而遇的機率愈來愈高,玉管處雖已廣設告示宣導防熊方法,但呼籲山友上山時仍須留意,以減少意外發生。

相關影音

玉管處人員在瓦拉米園區捕捉到台灣黑熊在挖掘山壁上蜂巢的身影。(玉管處提供)

玉管處人員在瓦拉米山風1號橋下溪底,捕捉到台灣黑熊母子走失後重逢的温馨畫面。(玉管處提供)

玉管處人員在瓦拉米山風1號橋下溪底,捕捉到台灣黑熊母子走失後重逢的温馨畫面。(玉管處提供)

相關關鍵字:台灣黑熊 玉管處 蜂蜜

八月 6, 2017

棄百萬年薪回鄉 黃俊彥發揮科技專長養蜂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2017-08-04 17:16

[記者林敬倫/宜蘭報導]宜蘭縣養蜂產銷班長黃俊彥,是交通大學電子研究所畢業的高材生,原是百萬年薪的科技新貴,但因養蜂的父親罹癌,必須回鄉扛起家業,卻意外讓他踏入養蜂業8年,引進機械化養蜂模式,提升產量、降低人事成本,還研究改善蜂蜜品質,獲得今年度全國國產蜂蜜品質評鑑特等獎。

  • 黃俊彥(左)放棄科技業工作,踏入養蜂業一踏就是8年。(記者林敬倫攝)

    黃俊彥(左)放棄科技業工作,踏入養蜂業一踏就是8年。(記者林敬倫攝)

  • 機械化養蜂、生產蜂蜜,能提升產量與產值,並有效降低人事成本。(記者林敬倫攝)

    機械化養蜂、生產蜂蜜,能提升產量與產值,並有效降低人事成本。(記者林敬倫攝)

  • 宜蘭縣養蜂產銷班長黃俊彥,參考歐美經驗引進機器,讓養蜂機械化,提升產量與產值。(記者林敬倫攝)

    宜蘭縣養蜂產銷班長黃俊彥,參考歐美經驗引進機器,讓養蜂機械化,提升產量與產值。(記者林敬倫攝)

  • 黃俊彥自家生產的蜂蜜。(記者林敬倫攝)

    黃俊彥自家生產的蜂蜜。(記者林敬倫攝)

  • 黃俊彥自家成立的「養蜂人家」品牌。(記者林敬倫攝)

    黃俊彥自家成立的「養蜂人家」品牌。(記者林敬倫攝)

宜縣僅有一個養蜂產銷班,共有10名農民,產值超過千萬元,33歲的黃俊彥,雖是半路出師,卻靠著自身努力,加上自家長年累積的養蜂經驗,年紀輕輕就當上產銷班長,交大電子研究所畢業的他,原在科技業工作,年薪百萬,但因當兵期間,養蜂的父親被診斷出罹患甲狀腺癌,家中經濟支柱倒下,黃俊彥必須放棄高薪工作回家幫忙,沒想到從此踏進養蜂場這條路,一踏就是8年。

養蜂是需付出大量勞力的工作,對長期坐在冷氣房讀書的黃俊彥,剛投入時非常不習慣,身上也常被蜜蜂螫出大小傷口,看到自家養蜂場付出大量人力,產量卻不高,加上農村勞力成本逐漸增加,甚至找不到工人,黃俊彥利用自身專業,上網查詢國外養蜂資訊,打算學習歐美的機械大量生產的模式,讓養蜂機械化,卻遭到曾獲神農獎,想法較保守的父親反對,認為這麼做會影響蜂蜜的品質。

但黃俊彥仍堅持自身想法,嘗試引進機器產蜜,沒想到獲得了不錯成效,改善農村人力不足及人事成本增加的問題,逐漸獲得父親的認同,不斷努力研究養蜂的他也發現,熟成度高的蜂蜜品質高,吃起來也較好吃健康,他不但提升蜂蜜產量與品質,成為產銷班長,還建立「養蜂人家」蜂蜜品牌,推廣宜蘭的蜂蜜,他的蜂蜜更獲選為2017年全國國產蜂蜜品質評鑑特等獎。

黃俊彥說,養蜂機械化後,養的蜜蜂增多也變得輕鬆,能吸引更多年輕人投入這樣的行業,他更認為,不止養蜂業,其他的農業如果也能機械化,有生產SOP,絕對能提升更多產值,解決農業人力不足的問題。

黃俊彥表示,得獎是對蜂蜜品質的肯定,當他的想法或創意有了成效,這些成就感是讓他離不開養蜂場的原因,雖然近年因氣候及環境影響,雖然有了機器,蜂蜜產量反而減少,讓他體會到大自然的反撲的力量,了解環境保護的重要,他說,養蜂是成不成功是環境好不好的重要指標,希望未來能讓更多人願意投入養蜂業,才會喚起社會對生活環境的重視。

相關關鍵字:蜂蜜 養蜂 養蜂產銷班

八月 6, 2017

上班族變養蜂人 他用「甜言蜜語」把女友娶回家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高中曾在健身隊待過的金門青年,在朋友引薦下接觸養蜂,可望在金門農業轉型中扮演最具戰力的「農業肌肉」。(記者吳正庭攝)

2017-08-06 22:19

〔記者吳正庭/金門報導〕來自澎湖的青年翁慶佑,意外嚐到蜂蜜的「甜頭」,從1個高雄上班族成了金門養蜂人,還用「甜言蜜語」把女友娶回家,開創人生新頁;他說,在金門縣政府推動養蜂銷班產製的「百花蜜」,已在市場打開知名度,前景可期,歡迎農友加入。

  • 金門蜂農翁慶佑拿起巢框時,上面的蜜蜂立刻群起飛舞。(記者吳正庭攝)

    金門蜂農翁慶佑拿起巢框時,上面的蜜蜂立刻群起飛舞。(記者吳正庭攝)

  • 金門蜂農翁慶佑(左)夫唱婦隨,希望一起為金門的「百花蜜」打造市場佳蹟。(記者吳正庭攝)

    金門蜂農翁慶佑(左)夫唱婦隨,希望一起為金門的「百花蜜」打造市場佳蹟。(記者吳正庭攝)

  • 金門蜂農翁慶佑小心翼翼拿起巢框,上面上萬隻蜜蜂蠢蠢欲飛。(記者吳正庭攝)

    金門蜂農翁慶佑小心翼翼拿起巢框,上面上萬隻蜜蜂蠢蠢欲飛。(記者吳正庭攝)

  • 將巢框上的蜂蜜刮下準備放入離心機進行分離。(記者吳正庭攝)

    將巢框上的蜂蜜刮下準備放入離心機進行分離。(記者吳正庭攝)

  • 金門蜂農產出蜂蜜的過程雖然土法煉鋼,但都是滴滴精純的「黃金水」。(記者吳正庭攝)

    金門蜂農產出蜂蜜的過程雖然土法煉鋼,但都是滴滴精純的「黃金水」。(記者吳正庭攝)

翁慶佑說,金門百花蜜採收期長,產值高,口感也與龍眼蜜、荔枝蜜有區隔,反而在台灣蜂蜜供不應求的市場,提供另一種選擇,很有競爭力。

翁慶佑3年前還是1個在高雄金融業的上班族,很偶然的機會裡,嚐了從金門帶回他大伯生產的蜂蜜,1種很舒服的「甜度」讓他為之驚艷,加上自己常晨昏顛倒的不正常生活,也因為喝了蜂蜜,精神狀況有顯著不同,決定跨海到金門,投入養蜂產業。

翁慶佑在台灣學習養蜂課程時,得知台灣許多養蜂業大都是45歲以上的前輩,30歲以下的蜂農大概只佔5%;這點讓他返金後發現,其實,這是塊非常適合金門年輕人耕耘的領域。

翁慶佑對年輕人的認同,也讓高中健身教練李振龍帶著畢業子弟兵加入養蜂;除了認識純蜂蜜在鍜練肌力上的營養價值,也可以更直接進入這1個在金門新興行業的門道,進而培養成為金門農業轉型中最具戰力的「農業肌肉」。

翁慶佑說,台灣蜂農養殖大多以香氣重、品質穩定、單1蜜源的龍眼蜜、荔枝蜜為主,每年採收期約在2至4月;金門則「就地取材」,採的是「百花蜜」,只要能開花都是蜜蜂採蜜的目標,蜜源較廣。

他說,百花蜜1年可以兩收,採收期近8個月;春、秋兩季採的蜂蜜各有不同風味,口味接近清香、溫順,產值高,在台灣市場有一定競爭力。

翁慶佑指出,以他個人而言,去年產量2500至3000公斤,今年預估可超過3000公斤;由於品質獲肯定,生產的百花蜜大部分都被台灣指名預訂,還有在上海的台商專程來探路。

34歲的翁慶佑希望自己小小的經驗,可以提供給有意從事養蜂業的年輕人,加入養蜂產銷班攜手打拚;當他被問起一直陪在身旁的老婆,是不是就靠吃了蜂蜜後的「甜言蜜語」才打動芳心,翁慶佑笑得開心沒有否認,感謝之情全寫在臉上。

縣府建設處表示,台灣國產蜜產量供不應求,金門百花蜜有相當的競爭優勢,目前縣府正著手規畫將傳統的慣性農業轉型為有機與友善農業,養蜂就是轉型期中重要且有利基的農產品之一。

相關關鍵字:蜂蜜 金門 養蜂

八月 4, 2017

捕蜂捉蛇回歸農政 每案補助擬增至5成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2017/08/04 17:54

圖/TVBS

為讓捕蜂捉蛇業務儘速回歸農政單位,消除消防人員執此勤務風險,農委會表示,「捕蜂捉蛇為民服務補助計畫」補助地方經費由3成增至5成,已送行政院核定,預定下會期送至立法院審查。
消防人員代為執行捕蜂捉蛇業務已久,去年9月消防員工作權益促進會並至行政院抗議,質疑消防人員人力不足的狀況下,又代農政單位執行捕蜂捉蛇,卻不算消防勤務,恐怕遇到危險情況時,工作權益不保。行政院今年初決議,捕蜂捉蛇業務回歸農政單位執行。
農委會林務局保育組組長夏榮生指出,「捕蜂捉蛇為民服務補助計畫」今年6月間已送行政院,依據「財政收支劃分法」,從107到109年,每年編列新台幣1.3億元,連續3年補助業務轉移給地方政府的農政單位處理,當案件委外給專業捕蜂捉蛇機構處理時,地方政府可獲3成補助。
雖然上述計畫是從107年起算,現況各地方政府業務移轉狀況不太積極。夏榮生說明,目前有8縣的捕蜂捉蛇業務,仍由消防單位執行,包含基隆市、新竹縣、苗栗縣、屏東縣、花蓮縣、嘉義市、新竹市及連江縣,僅台東縣及宜蘭縣具體提出107年起,將擇點由農政單位試辦此業務。
為讓各地方政府調整業務的意願提高,夏榮生說,林務局將此計畫的每案補助地方政府經費比例,從3成調高到5成,不過3年合計3.9億元經費不變,新的計畫內容7月20日已送行政院核定,目前轉由國發會請相關業務單位行文表達意見、彙整處理中,林務局期望藉由提高補助成數,加速地方政府調整業務;預定下會期送至立法院審查。 (中央社)

七月 28, 2017

天氣高溫不降 基隆蜂蜜水份含量22%純度高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今年蜂蜜品質相當好。戴之聖攝

 

2017年07月16日11:10

以往過去蜂密採收季節在端午節前後,但今年遇上潤六月,加上氣候異常因素,位在基隆七堵大華二路的蜂農,總算在7月初採收最後一批,蜂農原本擔心年初寒害會影響產量,想不到入夏氣候炎熱,蜂蜜水份含量低達22%,品質相當優良,蜂農張清波表示,因為天氣炎熱,讓蜂蜜裡的水份散發掉,蜂巢內的蜂蜜採收下來濃度約30%,經過離心機過濾出來的品質相當純。基市政府產發處農林行政科長許財生表示,蜜蜂從花中採取含水量約為80%的花蜜或分泌物,存入自己第二個胃中,在體內經過發酵,回到蜂巢後,將花蜜吐出,經蜜蜂不停的扇風來蒸發水份,加上蜂巢內溫度保持在35℃左右,經過一段時間,水份蒸發,存貯到巢洞中,用蜂蠟密封。許財生強調,蜂蜜受到氣候及天敵大黃蜂蜂影響,加上年初蜜蜂有也流行感冒,好在入夏氣溫回穩,高溫炎熱,讓土蜂密現在採完就沒了,也將帶動價格上漲。

蜂農將蜂蠟割下。戴之聖攝

今年蜂蜜含水量低。戴之聖攝

蜂農準備被採收蜂蜜。戴之聖攝

七月 28, 2017

高科技青農養蜂│晶片聽懂蜜蜂私語 大數據偵測蜂群健康

由 蜜蜂和木材養蜂器具/蜜蜂用具/蜜蜂工具/蜜蜂器材/蜂蜜工具行國際有限公司 Bee and Wood International Inc.

 

by 上下游駐義大利特約記者 鄭傑憶上下游駐義大利特約記者 鄭傑憶 on 2017 年 07 月 27 日 in 漁業養殖畜牧, 農學堂

湖光山色的柯莫(Como)丘陵上,「嗡嗡嗡嗡」縈繞不去。許多人抱怨的惱人噪音,在巴札雷蒂(Riccardo Balzaretti)耳裡卻是別有意涵的蜜蜂私語,「像是農藥中毒時,蜂箱的音量會拉高,因為振翅頻率增加。」透過電子偵測器與無線傳輸,在電腦或手機的應用程式中,可以看出長期紀錄的曲線出現變化。

打開蜂箱,裡面是台灣也常見的義大利蜂(Apis Mellifera Ligustica),巴札雷蒂指著箱子底部,一片直徑約四公分的小紅片,可以同時記錄溫度、濕度和聲音;蜜蜂的心事,全藏在晶片裡。

巴札雷蒂指著熙熙攘攘的蜂巢向《上下游》記者解釋,「溫度也會上升,更明顯的是,蜂箱內的濕度快速下滑,因為蜜蜂忙著洗去毒物。」花蜜剛採回來時,含有相當的水分,經過蜜蜂「加工」後,含水量才會降到約17%。

為古老的養蜂注入創新,否則只是原地踏步

巴札雷蒂今年剛拿到奈米生物學博士學位,專攻酵素分析,因為向來喜歡大自然,捨棄藥廠的高薪工作,一頭栽進蜜蜂的世界。「我的夥伴卡朗德里(Niccoò Calandri)是米蘭理工大學的電機工程博士,專攻振動電子學。五年前聽聞蜂群大量消失時,我們就想投入科技養蜂,但因為學業在身無法全心投入。」

巴札雷蒂一邊完成論文,一邊拜師學養蜂、觀察蜜蜂行為,卡朗德里則發揮所長鑽研偵測器。「養蜂是古老行業,但一開始我們就決定要帶入創新,否則只是原地踏步。」在精緻農業的基礎上,精密農業在義大利如火如荼展開,可是在昆蟲界中,為全球植物擔起八成授粉工作的蜜蜂,卻沒有太多業界人士投入研發。

惱人的嗡嗡聲,在巴札雷蒂耳裡是蜜蜂的私語(攝影/鄭傑憶)惱人的嗡嗡聲,在巴札雷蒂耳裡是蜜蜂的私語(攝影/鄭傑憶)

同時記錄溫度、濕度與聲音,整合偵測器功能降低成本

去年底,兩人和另一名熟悉食品業的朋友成立了「三蜂」(3Bee)公司,推出記錄蜂巢內外的溫濕度、蜂群聲音,以及日照與蜂箱重量的儀器,取得專利且獲得歐盟、柯莫所在的倫巴底大區政府支持,並入選義大利麵食大廠百味來食物暨營養中心(BCFN)的青年食農創意大賽。

打開蜂箱,裡面是台灣也常見的義大利蜂,「這種蜂溫馴、勤勞且產量高」。巴札雷蒂指著箱子底部,一片直徑約四公分的小紅片,「可以同時記錄溫度、濕度和聲音,偵測器把所有功能整合在一起,降低了成本。」

雖然才剛創業,但巴札雷蒂深知要在市場存活,價格必須有競爭力,「這幾年蜂農收入不好,他們很想要提升技術、解決問題,但負擔不起太大的投資。」

偵測器同時記錄溫度、濕度與蜂群聲音(拍攝/鄭傑憶)偵測器同時記錄溫度、濕度與蜂群聲音(拍攝/鄭傑憶)

千里耳聽懂蜜蜂私語,預知蜂后誕生與分蜂

學的是奈米技術,但巴札雷蒂不喜歡透過原子化、個體論來觀察大自然,「我喜歡以全觀的方式解讀。」就像蜂后、雄蜂與身兼多職的工蜂都無法單獨生存,但匯聚成群則是優秀的超級有機體。

巴札雷蒂忙著尋找一家之主,蜂后不僅負責產卵,還統治著數萬隻的蜜蜂,攸關家族興衰。她不只體型大,嗓門也大,分蜂時工蜂會同時孵育多名蜂后,「最早破蛹而出的一隻會發出叫戰聲,高達350到550赫茲,其他還在蛹穴裡的蜂后回應聲大約是200到350赫茲。」

沒有甜言蜜語,精準的科學措詞就是巴札雷蒂與蜜蜂的情話,「相較之下,工蜂的聲音大概從190到300赫茲,雄蜂的聲音則更低沈。」在這些「獨唱」之外,聆聽成千上萬的蜜蜂「大合唱」,「可以預測是不是有新的蜂后誕生,也提早知道是不是要分蜂了。」

聽懂蜜蜂的大合唱,可以預知蜂后誕生與分蜂(攝影/鄭傑億)聽懂蜜蜂的大合唱,可以預知蜂后誕生與分蜂(攝影/鄭傑億)

蜂巢像音箱,未來偵測器靠蜜蜂自己發電

雖然沒有文字也不會說話,但蜜蜂用身體語言,以及荷爾蒙、費洛蒙等化學物質彼此溝通,組織起龐大的群體,進行複雜的分工。巴札雷蒂指著一隻搖得花枝亂顫的工蜂,「她在跳肚皮舞(danza dell’addome,台灣慣稱「8字形舞」),告訴夥伴們蜜源在100公尺之外」,如果距離較短,則改跳圈圈舞(danza circolare)。

更神奇的是,蜜蜂也明白聲波傳遞的道理,避開塞了蜂蜜、花粉,或是鋪了蜂蠟正在蛹化的蜂房,選擇對著空巢室起舞,讓共鳴更響亮、聲音傳得更遠。

一整個蜂巢就是個音箱,還可以是部發電機,「在特定的蜂箱中,可以匯聚這些嗡嗡聲共振產生的能量,我們已經取得專利,未來的偵測器將靠蜜蜂自己發電」。目前蜂箱外的小型太陽能面板已經讓設備不用外接電力,方便隨著蜂農四處移動,一旦蜜蜂自給自足,連陽光都省了。

目前蜂箱搭配太陽能面板,方便四處移動(攝影/鄭傑憶)目前蜂箱搭配太陽能面板,方便四處移動(攝影/鄭傑憶)

蜂巢像哺乳類一樣恆溫,忽冷忽熱就是健康出問題

蜜蜂怕冷也怕熱,身體的溫度隨環境變動,然而蜂巢卻像哺乳類一樣恆溫,介於攝氏32到36度之間,哺育蟲卵、幼蟲的「育嬰房」位在巢穴的中心,更是幾乎都維持在35度,接近人體體溫。「太熱的時候,牠們會搧動膜翅猶如風扇,原本負責採蜜的資深蜜蜂則會帶水回來,噴灑在蜂窩裡,進一步降溫。」

卡朗德里曾在美國麻省理工學院的超低溫實驗室參與研究,這項經驗有助於提高偵測器的感溫敏銳度。巴札雷蒂說:「如果溫度忽上忽下,就要密切觀察,可能是蜂后的健康不佳,或是工蜂們造成空氣過度流通。即使不是異常,也可以透過溫度,了解孵化的情況。」

義大利北部今年在二月底迎來早春,在乍暖還寒後,氣溫又急速攀升,蜂巢濕度也隨之拉高,「這時候要特別注意黴菌問題」,雲霄飛車般的氣候也造成花季紊亂、花蜜不足,「我們預先看到這趨勢,通知合作的蜂農:『蜜蜂已經飢腸轆轆』,餵食一些糖水可以避免牠們生病,甚至死亡。」

幼蟲習慣黑暗,但太陽光譜是蜜蜂的「指南針」

巴札雷蒂小心翼翼將巢框放回蜂箱:「慌張用力的話,會誤傷蜜蜂。檢視蜂巢的時間不能太長,因為蟲卵、幼蟲對陽光很敏感,牠們習慣黑暗。」箱內偵測器也是為了避免打擾蜜蜂,「讓他們摸黑好辦事。」

箱子外則有採光儀,「我們想了解,蜜蜂在什麼光譜下會特別賣力採蜜。」巴札雷蒂解釋著,蜜蜂藉著太陽界定方位,以此向夥伴通風報信,指出花源位置與距離。當人類看到紅、橙、黃、綠、藍、靛、紫時,大紅花在蜜蜂的眼裡卻是黑色的,牠們倒是可以看到紫外線反射出來的顏色,一些人類眼中的白花,對蜜蜂而言則是彩色的。

蜂眼的光譜與人類不同,看到的顏色也不一樣(攝影/鄭傑憶)蜂眼的光譜與人類不同,看到的顏色也不一樣(攝影/鄭傑憶)

儀器幫專業蜂農精益求精,讓業餘者及早發現問題

蜂箱底部安置的電子秤隨時記錄重量,可以估計蜂群數量。而且蜂農外出時,不用開箱干擾蜂群就知道採蜜情況。「看似簡單,但很有幫助。蜂箱沒裝滿就離開是浪費,蜂農白跑這一趟;裝滿了卻沒移開,蜜蜂會停止採蜜或準備分蜂,同樣沒有達到應有的效率。」

巴札雷蒂說:「專業蜂農要的就是精益求精。此外,這幾年來的氣候變遷,加上蟲害與藥害,還有一些新問題,像是蜂蟎逐漸對化學藥劑出現抗藥性,他們希望借助精密的儀器,找出解決之道。」

不過,在義大利的七萬養蜂人家中,高達八成是業餘蜂農,「蜂潮」還在米蘭、杜林、羅馬等大都會蔓延,「雖然政府規定,即使僅擁有一只蜂箱也要在衛生所登記,以利追蹤疫情。問題是,許多人根本不知道蜜蜂生病了,也就沒通報。等到發現,已經擴散。」巴札雷蒂說:「透過偵測器,可以幫助他們及早發現問題。」

紅色蜂箱底部裝了電子秤(攝影/鄭傑憶)紅色蜂箱底部裝了電子秤(攝影/鄭傑憶)

透過儀器收集大數據,了解蜜蜂的健康

精密儀器像是蜜蜂的守護者,但巴札雷蒂說:「硬體只是一部分,更重要的是,我們透過這些儀器蒐集大數據,進行分析、預測,了解各地差異,找出問題、提供諮詢,化解蜜蜂的危機、提高蜂農的收入。」不少養蜂協會加入科技蜂箱的測試,從義大利南北各地匯聚數據,接下來則要把網絡延展到歐洲。

近年來,蜜蜂消失、生病甚至大量死亡,「在大規模單一栽種的地區,類尼古丁農藥很可能就是蜜蜂殺手。但在這丘陵地,作物多樣、蜜蜂有不同的食物,就要進行多變數分析,才能找出原因,這時候掌握足夠的數據就是關鍵。」

像蜜蜂一樣,巴札雷蒂知道合作與分工的重要性:「我們負責監測、匯聚可靠的數據,然後通報主管機關、蜂農,進一步的研究則需要專家投入。」

蜜蜂當媒人,把科技創新者、蜂農、專家、學者與消費者湊在一起,三蜂的應用軟體也是通風報信的社交媒體,民眾還可以認養蜂箱。巴札雷蒂說:「這幾年田園的景況並不好,蜜蜂微恙無法授粉,沒有果實就沒有種子,人類挨餓的日子也就不遠了。」幫幫蜜蜂,也就是幫幫我們自己。

義大利的蜂箱都要登記「戶籍」(攝影/鄭傑憶)義大利的蜂箱都要登記「戶籍」(攝影/鄭傑憶)

%d 位部落客按了讚: